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随笔]一盒蓝莓总得有几个酸的



伦敦这段时间的天气过于美好,美好到我一个在柬埔寨都不涂防晒霜野地里浪的人都屈服了。
无他,我晒伤了。
没错,我,在伦敦,雾都,传说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下三百六十天雨根本不用带夏装的地方,晒伤了。
我去了一趟牛津街,芦荟胶、防晒喷雾、防晒霜和帽子墨镜摊了我半个写字台,让我感觉辛酸又搞笑。
“辛酸又搞笑”的情绪在我短暂的留学生涯中一直伴随着我,大约未来是绕不开了。
比如我和朋友吐槽这边的种族歧视,说到某个司机出口成脏,朋友突然给我讲因为英国左舵所以她刚来的时候老觉得伦敦的车都是无人驾驶。
再比如熬夜看论文看得十分想死,上厕所的空隙里看了一眼微信,班里的神人把我们照PPT的时候不小心入镜的老师P成了迷之表情包,当即笑死过去。
后来有一天我单方面和我爹吵了一架,隔着十万八千里还是打字,他根本感受不到我的崩溃。我突然感觉特别辛酸,感觉我再牛逼也总有做不到的事情,比如我不可能同时在伦敦和北京,我总得指望有人在北京帮我做一些事情。可在北京的这个人,也就是我爹,委实不上心又不靠谱,虽然他有一种“我不知道你为啥不开心总之我先认个错”的迷之求生欲,我还是委屈巴巴地开始掉眼泪。
那天我一边抽抽搭搭的哭,一边拿着手纸擦眼泪,一边和寒枝吐槽。
英国的手纸质量不好寒枝是和我吐槽过的。
她当时是这么说的:英国的手纸水溶性太好了,那天我看剧,一边看一边哭,拿着手纸擦眼泪,一擦一脸纸毛。
结果我满心愤懑地和她吐着吐着槽,突然灵光乍现地领悟了她这话的意思,然后分分钟把自己逗笑了。
我给寒枝讲,寒枝也被我逗笑了。
这么一笑,好像也没有特别辛酸了。
于是我打开了刚买回来的蓝莓,这边的蓝莓又便宜又好吃,两磅一大盒,还贼甜。可那天不知道是不是我运气不好,第三个就是酸的。
我撇撇嘴,一口气吃了大半盒,就那一个酸的。
唉,人家已经这么甜了,要允许人家偶尔发挥失误不是。
何况后头还有各种又大又甜的果子补偿呢。
这么一想,也就开心起来了。
阿Q精神还是要得的,毕竟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因为开心不开心,该解决的问题也一个都不会少的呀。

——

12号写的小随笔忘记发了……

刚和我爹吵完架有感而发来着哈哈哈

评论(6)
热度(51)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