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随笔] 老年孤独症

老年孤独症


今天周五,我下了课欢脱地奔向了超市,脑内不断盘算着晚餐的菜谱。

到了英国,我发现做饭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它要求你对自家冰箱里的食物和调料一清二楚,要对附近超市的菜价有概念,还得有能力把菜谱里特别“中国”的调料和食材替换成欧洲风格的。

总之比上课有趣多了。

我爱做饭,做饭使我快乐。我现在对它的热爱甚至超过了码字——但我《无戏言》周更的主要原因还是前几天天天都在熬夜看论文写论文,没时间码字。

忙起来了字可以不码、游戏可以不打,然而再忙,饭总是要做的嘛,毕竟在英国这个地界,不自己做饭容易吃出毛病来。

何况它还是难得的放松。

我站在超市的货架前,胡萝卜、西...

[随笔]一盒蓝莓总得有几个酸的



伦敦这段时间的天气过于美好,美好到我一个在柬埔寨都不涂防晒霜野地里浪的人都屈服了。
无他,我晒伤了。
没错,我,在伦敦,雾都,传说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下三百六十天雨根本不用带夏装的地方,晒伤了。
我去了一趟牛津街,芦荟胶、防晒喷雾、防晒霜和帽子墨镜摊了我半个写字台,让我感觉辛酸又搞笑。
“辛酸又搞笑”的情绪在我短暂的留学生涯中一直伴随着我,大约未来是绕不开了。
比如我和朋友吐槽这边的种族歧视,说到某个司机出口成脏,朋友突然给我讲因为英国左舵所以她刚来的时候老觉得伦敦的车都是无人驾驶。
再比如熬夜看论文看得十分想死,上厕所的空隙里看了一眼微信,班里的神人把我们照PPT的时候不小心入镜的老师P成了迷之表情包,...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四章

第四章


昆仑师兄弟四人规规矩矩地走路上的茅山,茅山宗也不怠慢,这一代掌门玉虚子已经满头银发了,却还是领着两个徒弟亲自在山门相迎。昆仑这边自然是清杉出面客套,玉虚子寒暄了两句,却忽然话锋一转,问道:“哪位是宁连长老高徒?”

年长的三人都微微一皱眉,涵芊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程若妍做了一次深呼吸,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对玉虚子低头敛衽行了一礼。

清杉道:“小师妹不方便说话。”

玉虚子上上下下地盯着程若妍打量了一番,眼里似乎有金光。

在程若妍快要绷不住了的时候,他才说:“这位小友既然是宁连长老高徒,贫道就不多嘴了。几位请。”

这位老人看着仙风道骨,说的话也是表里如一地云山雾罩,除了...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三章

第三章


汉中离旬阳不太远,四人到了县衙的时候还未到晌午,衙门来迎他们的除了县太爷和师爷,还有一个散修。

这散修是个女子,用的兵刃却并非中正平和的剑,而是一杆长枪。清杉和清枫都没什么动作,程若妍只顾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倒是涵芊自以为隐蔽地不断往她的枪上瞥。那女子笑道:“我是这儿的衙役,叫罗正黎,是这方圆百……方圆十里管事儿的里头修为最高的,修士里头最管事儿的。打小没人教,撞出这点修为就不错了,像几位这般我是不敢想的,家传的枪法,也没想着改。”

涵芊知道自己是被发现了,有点不好意思地和她抱拳见礼,端着身段道:“姑娘不必过谦,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清杉颇为稀奇地瞥了她一眼,...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二章

昆仑派一行四人晌午出发,紧赶慢赶也没能在半天的时间里赶到旬阳,半夜宿在了汉中。只是赶个路,清杉和清枫只是略有疲惫,涵芊和程若妍却是落地就撑不住了,一进了客栈两个人倒头就睡,饭都不吃了,喊都喊不醒。

清杉哭笑不得地领着去清枫吃了晚饭,说:“晚课不做就不做了,好好休息,明天还得赶路,怕是落地就要干活。”

清枫摇了摇头道:“功课还是要做的。”

“那你就做吧,我是要睡觉了。”清杉说到做到,合衣一躺,不消片刻呼吸就绵长了起来。

如果是前一天,清枫大概会想“不愧是大师兄,随时都能入定”,可听了涵芊讲的“光荣历史”,他怎么都觉得他家大师兄是真的睡着了。

然而清枫到底是小辈里最端得住架子的之一,盘膝...

前后没有逻辑的伦敦生活沙雕段子

本来写完了作业在开心地码字,却突如其来地被我爹气死,码不下去了,还是沙雕段子好,缓解心情。


1

上课,小组讨论,我们组坐得离老师最近。

背对着老师的同学拿着资料感叹:这个真的、真的,唉,真的——

老师:yes, gender, gender is important.

我们:……(想笑又不敢笑.jpg)


2

往在线公共文件夹里提交论文大纲,我手快,第一个,word文档名叫research plan,后来帮朋友看她交没交上发现大家都叫essay plan,赶紧改了重新传。

这个时候朋友默默在班群圈了一个同学出来。

我看了一眼,她写的是eassy...

[原创/架空仙侠] 无戏言 第一章

原创仙侠,BG可能无CP,有也是清水。

神仙妖魔等乱七八糟的神话元素几乎都是虚构。

长篇,追文请走TAG #无戏言,不想追文可以屏蔽此标签~

作为一只被生活掐住了后颈的小猫咪,日更大概是保证不了的……_(:з」∠)_

以下正文


————

卷一


第一章


昆仑山下民丰县仗着顺着县城外有条上山求仙的路,得了昆仑派有意无意的照看,显得比周遭的破落小县城都要严整不少,俨然有中原大城的规矩模样。县城里的人整天都能看见想上山的凡人和要下山的修士,自诩见多识广,私底下对偶尔外来的商人瞧见御剑而过的光影一惊一乍的模样多有嘲笑。

他们嘲笑了别人,自己当然要做出表率的模样来...

女生们先生们,事情是这样的,我要开一个架空仙侠的原创大——长篇,可能奔着百章去(甚至挡不住)的那种。直接发主博下面和各种随笔混在一起我嫌乱,于是打算开个子博专门放这篇文,然后更新就蓝一下,这样只关注主博的旁友们也能看见了。

寒枝讲这样不方便大家追文,看不见,不如加TAG用归档,这样同志们就不用再关注一个子博了,互动起来也方便。

同志们觉得哪种方便!我第一章(就爆字数了于是)还没码完,有时间给大家表决的!!

[随笔] 被伦敦的生活掐住后颈

被伦敦的生活掐住后颈


我在中国土生土长了二十多年,从来没觉得正被生活掐住后颈往起拎。来了伦敦不到半个月,我已经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个形容是个什么意思,尤其是我从闷热得像桑拿房的地铁车厢里出来,拎着沉甸甸的超市购物袋爬完天梯被门口阴凉处一阵小风吹得一哆嗦的时候。关键问题是,走了两步离开了阴凉地立刻晒得我妈站我面前我都不想睁眼了,可歪果仁在巴掌大的公园草坪上摊了一地享受日光浴。

一个英国人给我说:最近伦敦好热啊。

我陷入了沉默,热你们为什么还要摊一地,我不能理解啊。

为了化解尴尬,我看了看手机,天气预报软件告诉我伦敦当天27度,北京38度。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这个时候我...

[质问箱] 人人都会伤春悲秋,关键是解决问题

来自质问箱的提问:


谢谢喜欢呀w~

伤春悲秋,或者说情绪波动这个东西,谁都会有的。

其实我去年有一段也是非常崩溃的,只不过我不爱散播负面能量,只有几个被我约出来喝酒的小伙伴知道具体情况。至于发在LOF上的文章,那都是过了很久我已经淡定了才写的,真的黑暗系的那些随笔我都没敢发(比如17年终总结)。我估计我那时候状态要比你差多了。你想,能在和客户开会的时候当着领导的面哭到停不下来那得多崩溃了(学生可以尝试理解为你校长给你和你班主任/指导老师说你代表学校参加XX比赛的作品要怎么再改进一点取得更好的成绩,然后你突然失声痛哭俩钟头话都说不出来),而在这次崩溃之前我压抑了至少仨月。

我短暂的人...

1 / 28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