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黄忠作为一个妖王,办起事来是比某只鸱鸮靠谱得多的,说第二天带程若妍去秘境,第二天一早就提了包裹来找人了,还给她带了一把剑。

“城里的铁匠铺就这个水准,您先用着防身。”黄忠说着,递给了程若妍一把精铁剑。

这剑配了皮质剑鞘和玉质的环扣,如果不拔出来,倒也是把好剑的模样。

程若妍没做声,伸手接过了剑直接配在了腰间,抬头看着黄忠。

黄忠一声唿哨,便有一只通体雪白的大鸟飞了过来,敛起羽翼对程若妍低下了头。

程若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心,上前几步,在大鸟的额头上拍了三下,侧头看向黄忠。

黄忠眼底的激动一闪而过,他强自镇定地点了点头,说:“它带您。我的其他下属已经先过去...

就崩溃到想写一篇《狗日的生活》

可被狗日过的生活让我爬不起来

五天了才四百字

算了不写随笔了,这周末要是日生活的狗走了我直接码无戏言去……

就,顺序叙述一下昨天那篇没有感情的杀手的情节……这只是一篇单纯的武侠,不是莫比乌斯也妹有穿越时光啦w


“我”是六扇门的头儿“贺老”从小培养的杀手,或者说暗中势力。在“我”完成任务通过考核之后,“贺老”把“我”扶成了六扇门的捕头,并且指使“我”以查贪官污吏之名行清除异己之实。“我”知道自己查出来的“证据”是“贺老”伪造的,但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

开篇和“我”坐在房顶喝酒的“他”是“冷面”,也是小时候用一个馍馍请执行任务途中的“我”杀窑姐儿的人。“冷面”认为“我”替他报了仇,对他有恩。他一直关注“我”,“我”成为捕头之后他认为“我”改邪归正了,所以成为了一个画风清奇的“侠客杀手”...

[短篇]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所以我没什么名气。”我这么说。

坐在我旁边喝酒的人差点把酒坛子从房顶上砸下去,他抬头看了看那轮特别圆的月亮,又看了看我,问:“你不是一滴酒都没喝吗,说什么疯话?”

我偏过头去认真地看着他。

他已经喝了一整坛酒了,脸颊却只有一点红。但他大概多少也觉得有点热,于是半个时辰前就把六扇门发给捕头们的斗篷摘了扔在我们两个之间了。

是的,他是个捕头,而且据说还小有名气。

他不仅没有抓我,还和我称兄道弟,正说明了我确实没什么名气。

“我没有说疯话。”我说,“人们爱听故事,没有感情的杀手没有故事。”

他说:“你别扯了,说得好像‘鬼榜’第一的杀手有什么故事似的——他绰号就...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这一家狐狸的三儿子比起他爹妈来看着更像个“人”的样子,进门得知程若妍跟着自家人对着一桌原始风味吃了好几天的饭,不由露出了一个牙酸的表情。

“鸱鸮一族不是号称个顶个的聪明不逊于狐族吗,就这么给我办事的?”黄忠低声骂了一句,扶着脸问他爹妈,“那位姑娘人呢?”

“在隔壁,她不爱说话也不爱出来。”他爹说,“和一般的人不一样。”

黄忠给他爹翻了个白眼,说:“她不是一般‘人’。再说……”他看了看互相咬尾巴的弟妹们和挂在墙上的猎物,委婉地说道,“再说她可能和咱们不太有的聊。”

他娘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了一下他的话,说:“可说是呢,咱们家老的老小的小,她一个半大不小的小姑娘,确...

前段时间写Essay写得我觉得自己不会写中文的文章了

于是打算看点经典白话文洗洗脑

然后我打开了王小波《红拂夜奔》

寒枝听说了之后问我,你还想不想好好写东西了

我……我突然知道了为啥这两章无戏言卡这么厉害了=-=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十章

卷二


第十章


涵芊板着脸大步流星地穿过藏经阁前的小广场,看起来要不是惹不起给她下禁令的凝丹长老宁远,她简直要不顾身体狂奔起来了。

掌门的弟子涵英正在这里指导两个外门弟子,眼见着两个学生都被吓得魂游天外,她只好板起脸来喊道:“涵芊!”

涵芊应声停下了步子,转过身来道:“大师姐,有事一会再说,我现在得去含英殿一趟。”

涵英看着她瘦削而苍白的脸,心底轻叹了一声,放柔了声线,道:“涵芊,再急也不要失了分寸,冷静一点。”

涵芊愣了片刻,道:“大师姐,你说教起来比清枫顺耳多了。”

涵英哭笑不得地道:“清枫清杨是执法长老一脉,天天耳濡目染,不想说教也得说教了,你...

[随笔] 失眠

失眠


从小到大,失眠这种事都和我八竿子打不着。

我睡眠质量极佳,从来都沾枕头就着,闹铃一响就起,完全不需要任何其他辅助措施。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还是高中作息,一般十点多就要睡了,而那时候室友们还在过“白天”。她们说要给我关灯,我说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等她们再说下一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没动静了。

然而我现在有了睡前听歌的习惯,甚至前两天设了半小时自动停止播放,手机安静下来的时候我还有意识。

这个习惯是我来了伦敦之后才有的。

在宿舍住的第一个晚上,我像在家一样,关电脑、洗漱、换衣服,然后关上了灯。

伦敦比北京靠北,又在实施夏令时,因此那时尚有微弱的天光透过窗户钻进来。窗外的...

[随笔]“看懂”一幅画

“看懂”一幅画


我对文字的审美最佳,对着一篇文章能分析上一段话;音乐方面的审美也还凑合,至少自信听得出好赖;至于图像,我非常有自知之明地从来只说“我喜不喜欢”。

就西方的绘画来说,抽象派是“我不喜欢”的一类,因为我非常肤浅地——看不懂。

当年美术课上每一个老师都把毕加索吹得天上有地下无,从小学到高中,大屏幕上永远是光怪陆离的《格尔尼卡》和没个人样的《梦》,可我从来也没能找到美术老师口中的“线条”和“色彩”到底美在哪里。

比起来,我倒更喜欢印象派。从美术书上莫奈那张显得有点脏的《日出》里,我莫名地看出了那么点国画的意思来,大约是我对印象派莫名喜爱的来源。

不管怎么说,没...

我还有三天脱离苦海。

你们的日更十洲洲正在蓄力。

祝我语言课顺利通过_(:з」∠)_

1 / 30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