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随笔] 在二十四岁学会花钱

二十四岁,我学会了花钱


小的时候,我是一个画风清奇的娃。

别人家的娃在橱窗门口哭唧唧地拽着爹妈的裤腿死活都要买什么什么,而我妈则会在带我出门之前嘱咐我:“想要什么就拿啊——”

我不知道这么清奇的画风根儿在哪儿,但我确实从小就不爱花钱。上小学的时候家里每周给我五块钱的零花钱,我每月掰出三五块钱买杂志,剩下的统统放在钱包里一动不动,只非常偶尔地在周末奥数课的课件买上五毛钱的香菇肥牛或牛羊配。

后来上了高中,科协有个去南极的活动,跟着科考船走,有中科院的大牛带路。我抓肝挠心地想去,但仔细一看价格,要八万多,立刻就犹豫了。

八万,不用掰指头我也知道是五位数,但我直到上了大学,...

[随笔] 父母债

父母债


今天高中同学来伦敦办签证,和我约饭,聊起我是怎么想起出来留学的。

我说:“一个是工作干不下去了,一个是家里待不下去了。你知道吧,北京姑娘,你都在北京了还能怎么样,不结婚别想有合理的理由搬出去啊。我最崩溃的那阵和我妈非常委婉地说,公司离家太远了,那边房租也不贵,我自己工资负担得起,我能不能在公司旁边租个房?我妈想了想给我说,要不咱家一块儿过去吧。”

我同学就乐,乐完了问我:“高X你知道吧?”

我说:“听说过,但是可能对不上脸。”

“没事,反正就他,开始在北京管培生,发现周围都是专科生,感觉非常不平衡,于是跳槽去了上海。”她冲我神秘一笑,“我觉得结局你已经猜到了。...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十七章

第三卷

第十七章


程若妍在半空中向脚下看去,只看见满眼的郁郁葱葱。她只觉得这片林子有些眼熟,却绝不是她进入秘境的地方。

她正待再往高处去些,却忽然发觉不远处有昆仑心法催出的剑气。

那剑意只是一闪而过,但无论是为了同门之谊还是为了找到宁连,她都该去一看究竟。

程若妍于是便朝着那处去了,越是接近,她就越能感受到灵气的激荡——绝对是有修士在动手。

不过片刻,她就看清了:是几个终南派弟子在围攻一个落单的昆仑弟子。

那昆仑弟子虽然身法轻灵,术法精准,但似乎并不精于剑术,以一敌多还是落了下风。

程若妍毫不犹豫地纵身而下,一招入门剑法两仪剑中的守势“无中生有”替同门扫开了刺向...

[短篇] 字帖

字帖


*文中亲属称谓姥姥=外婆=妈妈的妈妈。


我今年十三岁,离十八岁还有一只手。

在我生日这天,我姥姥死了。

姥姥出门赶集没有带我,小舅开车和她一起拉了一大堆东西走了。

他们临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姥姥把我从床上摇醒,我听见姥姥说:“丫头,起来抄字帖,抄完十篇姥姥就回来了,给你带蛋糕。”

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我想吃蛋糕想吃很久了。

那天抄到第十五篇的时候,隔壁的王叔叔冲进来,给我说我姥姥掉进水沟里,淹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在扑我家的灶,我这才觉得有点饿,于是去看锅。

锅里黑漆漆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闻着有玉米的味道,还有烤红薯的时候特有的焦糊的味...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盘古默然无语地看了她片刻,再次说:“我没想过。”

程若妍于是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盘古却又说道:“但你和我不一样,我从空无一物的混沌里生,没的选也没的想。你从人间生,见得多了,想的也多。”

程若妍说:“我见得不多,连父母都没见过。”

盘古说:“你刚刚见了。”

“那不一样,我碰不到她。”程若妍又侧头看了一眼流动的溪水。

“你不是抱过你爹了吗?他还给了你一缕真火。”盘古对怔愣的程若妍说,“巫族那个法术用了就是用了,凤凰可以涅槃的,他大概想靠着这个找你。”

程若妍下意识地收了收手指,问:“我是因为那两个法术才成为混沌化身的吗?”

盘古说:“是。”又问她,...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程若妍一动不动地站在虚空里,周遭的星辰环绕着她,忽然又一齐向她涌来。

小孩子看着星空向长辈倾倒一肚子的好奇的时候,长辈十有八九会告诉他们:“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

程若妍小的时候,戏班子里的人转着圈地被她骚扰,给她讲星星这一段的是班子里打鼓的老人。老人家头发已经花白了,干枯的手指就像西北的沙地一样粗糙。然而他的双手却是有力的,一只手就能把幼时的程若妍抱进怀里。

因此程若妍看着这些向她涌来的星辰,不仅不害怕,反而觉得有点温暖,就像回到了老者怀里站在小村外看满天星斗的童年。

而且她现在知道老人说的话是真的了:那些星城挨个掠过她身边的时候,她能在光芒里分辨出一...

行8
上来给我屏蔽了,申请解封就解开了,然后又给我屏蔽了,然后再申请就拒绝

这篇随笔呢我大致写了一下我对自由主义本身的不适,反思了一下我自己的自私,然后我认为坚持自己理想的人可以称为照入泥潭的光。

你们这样会让我倒向自由主义的好不好!(不可能)

好了我知道栗子有点敏感,不为难小秘书了。

烟.jpg

就是在短暂地放出来的几个小时里留评论的那位朋友,隔空回复:我会继续写这门课的!能不能放出来随缘……

一个正在远去的时代

初闻金庸去世,我是浑不在意的。

他老人家每年都要死上一两回,我早已见怪不怪了。

朋友说这次好像是真的,我就查了一圈,发现,确实是真的。

我给朋友发了一个“唉”的表情,继续写我的论文。

我的论文还有两天就要交了,我写了一半的字数和三分之二的内容,十分头疼,坐在电脑前仿佛便秘。

到了傍晚,我终于坐不住了,自暴自弃地抓起手机来刷朋友圈。

第一条是个题为“笑傲江湖成绝响,人间再无侠客行”的链接,第二条是配字“十年一觉武林梦,醒来犹是江湖人”的水墨画,第三条是单纯的文字“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第四条是一张写着“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的图片...

安利一个网站

唐宋文学编年地图

https://sou-yun.com/poetlifemap.html

贼好玩

电脑狗带了刷不开lof做不了链接,大家凑合着复制粘贴一下……

reading week马上开始了!没有课!我要码字!!!!一天天的看不完的文献没工夫码字可憋死我了!!!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程若妍也正站在一片烈火之中。

她发现自己站得很高,火焰从她的脚下蹿起,将她整个包裹在其中。

火是温暖的,她伸出手去,橙色的火苗就跃进了她的掌心,像找到了玩伴一般与她嬉戏。

程若妍茫然无措地捧着那一缕红色的火苗,轻声问:“你们也认识我吗?”

火苗在她掌心里蹿了起了一尺高,然后忽然向斜下方坠去。

程若妍一惊,目光追随着它看向地面。

地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举着火把,让她恍惚以为是又看见了围绕着天柱的三族人。可她很快在其中看见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程若妍感觉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心头无来由地升起一股恨意。

“我做错了什么?”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质问,“为什么要把我烧...

1 / 32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