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古剑三/岑缨柿饼友情向] 心意

岑缨柿饼……不,客观地说是莲中境全员友情向

 @花又间 亲爱哒的点梗!


心意


“原天柿!原天柿!”岑缨在莲中境里转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只黄金飞天鼠,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

梁小月应声探出了头来,招呼道:“岑缨姐姐,小月做了新的点心,你要尝尝吗?”

“啊?好,好啊。一会儿行吗?”岑缨说,“你看见原天柿了吗?我有事情找它。”

“柿饼子呀?他们一群鼠都在工坊里头呢,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做什么。”梁小月嘟起了嘴,“小月问他们,他们都不说的。”

岑缨有点为难:“它在忙啊……那,是不是去打搅它不太好?”

“那就先来尝小月的点心嘛。”梁小月拉着她往...

[古剑三/缙云如采] 当风止

缙云x如采

原作向


当风止


如采喜欢缙云。

她大大方方地说了,也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知道不可能。

她和父亲坐在河边给刚成型的陶器画彩绘,一条条曲线化作波纹。

如采说:“我知道不可能啦,也不会非缙云大人不嫁,但这就好比刮风了,谁也没办法让水面平静下来呀。”

她父亲说:“缙云大人是英雄,没有人不崇拜他的。你大概还没分清楚‘喜欢’是什么意思。”

如采当时颇为不服气,直到她在花食节的时候遇见一个来送货的辫子小哥。

那小哥高挑英俊,声音也好听。

但如采尤其喜欢他的眼睛。

“可透亮了,比我阿父做的最好的黑陶还好看。”如采说完,又叹了一口气,“唉,可惜花食...

[古剑三/玄北亲情向] 一寸光阴(番外)

玄戈北洛亲情向

可以独立成篇哒

哥哥带儿子去方仁馆过年


番外/ 一日闲


“北洛?”曲寒庭敲着棋子喊他的弟子,“该你了。”

北洛猛然回过神来,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挪动了一枚棋子。

好一着臭棋。

曲寒庭看了看棋盘,有点担忧地说:“北洛,你这段时间一直心神不宁,可是有什么事情没与我们说?”

“啊?——没有。”北洛说,“我……”他顿了一会,抓了一把头发,把本来就不怎么听话的碎发抓得越发凌乱了。

曲寒庭失笑道:“别急。”

“唉,我是有件事没和您说。”北洛说,“我哥说他要带他儿子来人界。”

曲寒庭莫名道:“这不是好事吗?”

“您是不知道玄戈。...

[随笔] 浮生一日/巴黎

浮生一日


人都说法国人浪漫,我去了趟巴黎,没怎么感觉到法国人的浪漫,只感觉到了法国人的“闲适”。

我现在在伦敦读书,习惯了每天路过无数的COSTA星巴克,还有欧洲本土的NERO和PRET。这些品牌加起来,店铺密度之大,大概赶得上日本的便利店。

然而到了巴黎,同样是城里,却到处都是café,什么时候路过什么时候店里都有一半的人。有的是三两好友喝着咖啡闲聊,有的是独自一人捧着一个骨瓷杯子低头看书。

我回忆了半晌,感觉在伦敦,大多只能看见步履匆匆的白领从超市买一份三明治meal deal,或者坐在麦当劳里狂敲键盘的人。

看起来,巴黎人是挺有生活情调的。

走在...

[随笔] 一间书房

一间书房


前两天和我妈视频,她说起和我爸买的养老房。

“是个三居室,我和你爸琢磨着到时候给你一间当书房,怎么装修你说了算……”

我说:“真的?”

“真的啊,到时候把你舍不得扔又不经常看的书都放过去,家里就留新书,多好。”

我听着我妈唠叨,鼻尖一酸,差点哭出来,但又忍不住笑。

我说:“我毕生理想就是拥有一间书房,您这是要提前终结我奋斗的动力啊。”

我妈就笑,说:“怎么书房就成毕生理想了……”

我没和她解释,但我是认真的。


我和很多爱看书的朋友聊过,他们大多是小时候去家长的书架上淘书看,要么就是家长一本本地挑了给放在案头的。

我们家不是。

我们...

[古剑三/玄北亲情向] 一寸光阴 (完)

玄戈北洛亲情向

假如北洛提前半年被拎回天鹿城

——


玄戈醒来已经是两个月后了。

他睁开眼就看见了一颗毛茸茸的头,他和他的女儿大眼瞪小眼了片刻,小家伙终于没能站稳,一个跟头栽到了床下去。

玄戈下意识地想起身,却稍一用力就疼得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就这么一点动静却惊动了外面守着的霓商。

她见是玄戈醒了,在门边怔了片刻,连在地上撒娇的女儿都没有管,匆匆地转过了身去,片刻后才端了一杯水回来,把女儿拎起来放在了玄戈手边,扶着玄戈给他喂水,一边一件一件事说给他听:天鹿城没事、大阵被岑缨补好了北洛在支撑,他是风晴雪用不周山找到的一种可以储存灵力的石头借用北洛的妖力配合丹药救下的。...

[古剑三/玄北亲情向] 一寸光阴(七)

玄戈北洛亲情向

如果北洛早半年被拎回天鹿城

巨长的一更=-=

——————

北洛这遭巡城用了三天,他回到城中的时候岑缨三人已经把天鹿城逛了个遍。他们作为人族实在太好辨认,全城上下都知道他们是“王上的客人”,于是一天过去他们就都不用侍卫陪着也能在城中行走得毫无障碍了。

北洛从不担心玄戈在这些事情上的安排能出什么差错,他回城遣散了侍卫便先径直去找玄戈了。玄戈转述了凌星见“星坠于野”的预言想让北洛留心,北洛却点头点得有点迟疑:“这也太模糊了吧,查都不知道从哪查起。”

“凌星见那一门派长于占卜,你可去问问他。”玄戈说,“这些事不急于一时,你休息一日再和他们去常世。”

北洛却没有立刻答应,...

[古剑三/玄北亲情向] 一寸光阴(六)

玄戈北洛亲情向

如果北洛早半年被拎回天鹿城

这一更跑了跑剧情……

————

近来魔族异变愈演愈烈,岚相深入魔域尚未归来,北洛倒是先回来了——他并非是特意回来的,而是一手持剑一手拎了一个人族少女地出现在了光明野门口的传送阵上,一看就是和谁起了冲突。

玄戈闻讯急匆匆地赶了过去,北洛一见他,就说:“我找到黄帝后人了,她叫岑缨。但好像还有别的牵扯,大阵的事也没有准信。”

玄戈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见他不像是吃了亏的样子,才颔首将目光转向由云无月照看的人族少女。

那女孩一副昏昏沉沉的模样,也不知是不是受了伤。

玄戈便吩咐侍卫去离火殿准备一间房间,再叫一名医师过来,都安排好了,才示意北洛...

[古剑三/玄北亲情向] 一寸光阴(五)

玄戈北洛亲情向

如果北洛早半年被拎回天鹿城


这一更玄戈主场w

————

玄戈回来的时候衣服破了一道大口子,身上若有若无地散发着血腥气。北洛一言不发地看着霓商把他拉走了,自己去找了羽林。

等玄戈重新出现在人前,北洛已经和云无月一起回到了天鹿城。或者说,他们还没有启程去人界,只是在等玄戈。

玄戈看着抱着双臂靠在门廊上满脸不耐烦的北洛,莫名有一种自己拖了北洛后腿的感觉。他把回音符放在北洛掌心里,告诉他说:“用这个可以和我联系。它也和天鹿城的大阵相连,如果有意外,你也能知道。”

北洛点了点头,把它揣进了怀里,说:“你确定不需要云无月在天鹿城帮你?她应该比现在的我能打。”...

[古剑三/玄北亲情向] 一寸光阴(四)

玄戈北洛亲情向

如果北洛早半年被拎回天鹿城

——

北洛喜欢高处。

他不知道这是辟邪的天性还是他单纯喜欢俯瞰山川时的开阔,但这本来也没什么重要的。

玄戈找到他的时候,北洛正坐在乾坤阵枢的边沿,一条腿曲着踩在石台上,另一条腿干脆悬了空。他坐得随意,但玄戈看了半晌也没见他动上一动,于是主动问道::“在想什么?”

北洛想事情想得入神,下意识地答道:“想去人界。”他话音落下,才忽然意识到这好像是玄戈的声音。

玄戈顿了一下,道:“我带了些常世的吃食来。”

北洛一听,回头给玄戈翻了个大白眼:“你以为我是小孩吗?就馋常世一口吃的?”

玄戈一时无言,提着食盒不尴不尬地站在原地。

北洛瞧见他一...

1 / 35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