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记一次充满了梗的面基

1、

有一个游戏叫剑三,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在游戏里加了一个叫紫雨轩的帮会。

帮会上梁不正下梁歪,脸黑手黑和逗比一脉相承。

不过大家都是些好同志,纷纷AFK之后仍然保持着自黑互黑的革命友谊。

哨子也是个好同志,积极主动地邀请帮会的大家去上海玩,提供陪玩陪吃陪聊的三陪服务。

尽管最近他情场职场都不太顺利,处于低谷期,但仍然邀请去上海逛博物馆的我共进晚餐。

我欣然答应。

“就是你住得离我公司有点远。”哨子说。

“反正我没事儿,我过去找你。”我说。

于是哨子发来了定位,我一导航,地铁一小时。

是有点远,但对于在帝都生活的我来说,属于日常通勤范畴,于是我拎着包就走了。

 

2、

我从地铁站出来,四下找摩拜好去他公司,但是所有的车都在路口的其他三个角上。

于是我一边爬路口那个神奇的环形天桥,一边给哨子说自行车有点难找。

他没回复,我就蹬着车走了,等到他公司楼下掏出手机,看见他给我发了条语音:“那你就在附近坐坐吧。”

所以这个故事就是,我去找他了,但是他来找我了。

错过x1

我说,我已经在你公司附近了,并发了一个附近最大商铺的定位。

我就多余补一句语音:“但是我现在还在马路对面等红绿灯。”

所以当我们终于接上头之后,他其实已经在对面转了半天了。

错过X2

 

3、

当时我是这么跟他说的:“我穿了一件GAP的灰色卫衣,很好认的。”

发的是语音。

哨子很茫然,我们鸡同鸭讲了两句,还是凭借之前在网上看过的照片认出的彼此。

见面之后他跟我说:“我是真的没听说过这个牌子,而且你就别难为我这个24个字母水平的英语了好吗。”

我:“……不是,我就是觉得,嗯,这个牌子的衣服90%都在胸口写着G、A、P仨字儿,好认啊!”

 

4、

好在哨子是不记仇的。

个鬼。

他说请我去喝饮料,喝点北京没有的非连锁小店。

傻白甜的我欣然同意。

我们站在他公司附近的一家奶茶店前看菜单,他问我喝什么。

其实对饮料并没什么执念的我:“……不……不知道……但是他家这个招牌名字好奇怪哦?”

“马六甲?椰糖?奶茶?”他念了念,“行,那就这个了!我……嗯,我要个水果茶吧!”

我:“……行吧,但是我要半糖。”

店员:“半糖有点苦……”

我:“没事,比起苦我更怕腻。”

但是比起腻,我更怕一杯奶茶尝起来有劣质骨头汤的味道。

“多谢了啊,小白鼠,帮我又排除了他家一种饮料。”哨子真诚地说。

我:“……你大爷。”

 

5、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我就很不忍心扔掉这杯骨头汤味的奶茶。

但是哨子已经把他的杯子丢掉了,我颇为羡慕嫉妒恨地叹了一口气。

哨子:“不好喝就别喝了。”

我:“怪不落忍的,再喝两口。”

哨子看了看我:“其实我那个水果茶也不好喝。”

“哦。”于是我把杯子扔进了垃圾桶。

心想所以我们这是图什么啊???

 

6、

我突然觉得不对,这垃圾桶怎么有点眼熟,这个环形的过街天桥怎么有点眼熟。

所以我们又回地铁站附近了。

所以我们错过x2到底是图什么啊???

 

7、

接下来是世纪难题:今晚吃什么。

哨子在帮会群里求助。

我媳妇花儿说:“她很好养的,不挑食,吃的也不多。”

我想了想能一人能干掉二斤鱼的她。

又想了想帮会另一位为了不友尽别人请客只去自助的姑娘。

坦然地点了点头。

哨子见状,开心地说:“那我们就去吃北京菜吧!”

在北京活了二十多年的我:“不,唯独这个不行!只有这个我挑!”

 

8、

哨子说,那我们就逛逛看吧。

然后推开了商场的大门。

没推动。

我默默地走了过去,伸手拉了一下。

门开了。

哨子顾左右而言他。

 

9、

虽然说的逛逛看,但是哨子大概还是知道这片哪家口碑更好的——也是唯一排队取号的一家。

路过的时候我没有意见,哨子就取了一个号,说,这边另外两家也还可以,但是反正也不排队,咱们先去对面也逛逛看好了。

我欣然同意。

到了出口,哨子拉了一下大门,门没动。

我:“……推,谢谢。事不过三啊我们讲道理!!!”

 

10、

对面有一家火锅店搞活动,门口戳了个板子说腿长的妹子有折扣,腿越长折扣越高。

这活动新鲜,我和哨子都多瞅了两眼。

哨子嘀嘀咕咕地念:“长腿打折,XX厘米XX折……”

前台小哥哥赶紧说:“是姑娘的腿长啊!”

我和哨子:“这是看不起谁???”

一黑黑俩,人才啊。

 

11、

大概是我们的腿都不够长的缘故,我们并没有在这家商场找到中意的餐馆,于是就往拿号的那家走。

“这里,顺着上楼。”我拽着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奔向另一头的哨子拐上了手边的电梯。

然后我们站在了陌生的电影院门口陷入了沉思。

“……十洲,刚才,那个,好像,就是,三楼。”

 

12、

排号的那家还在排号,一半的号都没叫到。

那么问题来了,另外两家备选项选哪家?

“扔硬币吧。”我说。

哨子哈哈大笑,说:“可以,要是立起来了你就直接回宾馆。”

我:“同意!”

然后掏出了硬币交给了哨子。

哨子抛了起来,接在了手里,展示给我看:“数字!”

我:“好的!但是数字是哪家!”

哨子:“不……不知道……”

 

13、

最后我们走进了一家酸菜鱼的馆子。

哨子一进门就问人家有没有会员卡:“我都连着三天吃你家了。”

我:“说明你和这家店有缘。”

 

14、

除了鱼,哨子还点了一份脑花豆腐。

“吃哪补哪。”他说。

我:“……帮主呢,出来,有人喊你补脑了!”

哨子:“也就是帮主不在,他要是在,场面就失控了。”

我:“那就群里圈他一下。”

哨子:???

于是我照了一下哨子和鱼、脑花的合影,在帮会群里圈了门派是“金龙鱼”七秀的我媳妇,和帮主,曰:紫雨轩核心成员聚齐。

我媳妇:……

帮主:???我在哪里???

我一边对哨子说:“你看,我就说得让帮主来补吧。”一边告诉帮主:是脑花,说明你是紫雨轩的大脑。

哨子说:你觉得他信吗?

我说:反正我信了。

帮主久久没有回话,我就当他信了。

 

15、

吃完饭,哨子说要带我逛逛,并墙裂要求给我带点纪念品。

哨子说:“你是天策,哈士奇;我师父(我媳妇)是七秀,金龙鱼。要不我给你买个狗骨头吧?”

我:???

眼睁睁地看着哨子推开了宠物店的大门。

我:不!我不要!我媳妇也不要鱼干!尤其是给猫吃的那种!

 

16、

哨子非常失望地从宠物店出来,推了一下商场的大门。

我:“……拉,谢谢。”

哨子一本正经:“我是在思考推还是拉。”

我:“你当我傻还是当我瞎。”

 

17、

最后哨子觉得带吃的比较好。

然后拿起了一个脸那么大的棒棒糖球,估计打开会有很多小棒棒糖。

我:“……你打算让我怎么带回去,我就带了一个双肩背。”

哨子:“举着。”

我:“我二十四岁,不是四岁,谢谢,你不觉得这有点SB吗?”

哨子:“那我的目的就达到辣!”

我:“你奏凯。”

 

18、

最后买了大白兔奶糖和酸枣糕,一起往地铁去。

哨子:“你有地铁卡吧?”

我:“我下了APP,刷手机。”

哨子:“咦?你挺聪明的嘛。”

我:“……不是,你以为我是帮主吗?”

远在天边的帮主当时并不知道自己突然背了一口锅,不过现在他知道了。

 

19、

倒了地铁之后,哨子突然问我:“咱们没坐反吧?”

我:“……你猜???”

就算你解释了你的智商在一天里是怎么波动的,我还是觉得你这种商务精英日常做错地铁是个很奇怪的傻萌属性啊!

 

20、

最后,这次面基在“游戏认识的朋友居然在AFK之后还维持了这么久”的慨叹和“以后大家都有了娃之后带娃面基”的美好畅想中走向了尾声。

真是愉快的一次面基啊!


评论(9)
热度(45)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