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一个人的韩国历险记

(流水账预警)

我大概和韩国犯冲。

临走的时候换钱看错汇率就换了一百块钱人民币的韩元就罢了,反正在韩国ATM取现极其方便。然而从落地起,我就没好过。

我的宾馆在地铁九号线上,机场直达,我还挺开心的。结果坐了两站觉得不太对,站间距有点太大了,于是我拿出了手机打开了谷歌地图。

谷歌地图白屏。

我陷入了沉思,透过重重人影去看显示屏上的站名,然后拿着韩国地铁图看。

我的感觉是对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是上了一辆疯狂甩站的快车。

我发现这车只在换乘站停,于是我在离宾馆最近的一站换乘站下了车。普速列车吭哧吭哧地晃悠来了,我晃悠了两站下车,发现对面的站台赫然写着“Express”。

哦,快车在这儿停啊。

我冷漠地拖着箱子到了宾馆,在用英文办理了入住之后前台小哥哥递给我房卡,说了一句我没听懂的话,于是我用茫然的眼神看着他,他沉默了一下,说,“WIFI password”。我点了点头,拿着房卡进了电梯,突然意识到他说的那个迷之句子是“WIFI密码”。

宾馆房间不大,但我一个人住,没有任何问题。屋里还有冰箱和微波炉,简直完美。

除了房间有点热。

我看了一眼空调,30度。

我抽搐着嘴角把它调成了20度,打开了窗户出门吃饭。

我看攻略上说韩国的餐馆各种两人份起,对一个人出门的人特别不友好,所以我找餐厅的时候很谨慎。

在掠过了各种烤肉店火锅店等一看就没法一个人吃的店铺之后我看见了一个小铺子,推拉门,一圈吧台。

标准的一人食场景,门上的海报也画着石锅拌饭。

我很开心,然而进门后发现老板不会说英文。

而我不会说韩文。

坐在门口的两个小哥哥告诉我在门口的机器上点菜然后坐里面等就可以了。我对着机器上的“鬼画符”茫然了一会,随便选了一个。

结果是拌面。

拌面也行,挺好的。

我这么想着,拌开了大口吃了起来。

我吃饭一向快,这种不烫的东西我也就吃个三五分钟到头了。刚开始吃的时候我觉得味道还不错,吃到一半我觉得有点辣,吃完了之后我灌了一大杯凉水。

然后冲到便利店买了个牛奶。

我泪流满面地跟着谷歌地图去找超市,徒步行走两公里之后。

没找到。

我站在地图上标着“超市”的地方转了一个圈,看见一家叫“No Brand”的店,看起来有点像个小超市。

推门进去之后我发现是一家廉价超市。

廉价到三排养乐多合人民币不到六块钱。

不买不是人!!!

我忽略了我得徒步三公里回酒店的问题买了一堆东西。

然后感觉自己胳膊都要废了。

推开屋门的时候我差点哭出来——尼玛怎么还是这么热。

定睛一看,屋里28度。

为了不热死自己,第一天我是开着窗户睡的。

第二天我没事。理论上为了第三天的雅思考试,我应该乖乖在宾馆复习。

但是我考雅思从来没好好复习过,这次也毫不意外地做不下去题。

我想了想,去弘大那边逛博物馆吧。

那是一个很小的门脸,地下一层是love museum,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地下二层的trickeye 3D museum。

前台小姐姐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告诉我下载他们的官方APP可以让所有的展品都动起来。

然后我发现尼玛要走google play。

我安了一圈谷歌框架,就是打不开。

前台小姐姐微笑着说,嗯,中国大陆的手机确实经常出现这种问题……你有别的手机或者有别的小伙伴吗?

我说,嗯,我一个人来的。

小姐姐说,I’m so sorry……

好吧,不能动就不能动吧。我进去之后发现,这地方不适合一个人来,没有人能帮忙拍照,只能自己拿前置摄像头得瑟。

手不够长,得瑟不出来。

至于楼上的love museum,我只能说,我一个妹子在里面很有点面红耳赤。照片发出来就得和谐的那种。

(要做一个纯情的老司机)

第三天我去考雅思,意外地遇到了这一趟韩国汉语说得最好的韩国人。

和英语口音最谜的韩国人。

真的,主考读考场纪律的时候我比听力听得都认真,口音太谜了,还没有我在柬埔寨支教的时候那个校长的英语舒服。

真令人头大。

不过考完了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浪了,这还是非常幸福的。

我在宾馆摊开了一张纸,开始列第二天想去的景点,完了发现它们的位置是一个团。我很怕一天走不完,可是我宾馆有点远,两天有点亏得慌。

算了,反正一个人,走多少是多少吧。

于是转天我一早出发去了东大门文化中心,刚好赶上有个蕙园书画展。韩国文化受我国影响很大,书画艺术也不例外。我国毕竟占着时间长人数多的便宜,高质量的东西要多得多,我的胃口被故宫国博养得极刁,尽管蕙园是韩国数得上号的书画家了,但这个展览的展品我看来只能算“一般”。尤其韩国人热爱用规矩的方块表现山壁让我觉得怎么看怎么奇怪。

但是韩国博物馆的布展特别新颖,这个策展人让蕙园的风俗画都动了起来。不是简单的风吹过柳条摇动那种gif,而是有故事的mp4。比如画面上是一个街景,镜头会先给一对男女的对视特写,通过镜头语言给你一个调情的场景,然后镜头开始拉远,给到他们碰杯,再远一点就会发现他们是坐在房子里的,再远一点是整个的街景。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布展方式,都很有趣。国内我看的这些博物馆没有大规模做这种工作的,最到位的是故宫午门展厅的投影,但是这个投影是用来锦上添花的。比如展珠宝的时候投影一只落在银钗上的蝴蝶、千里江山图的背投是一行飞鸟拖着画卷展开这种。

我们有那么多有趣的书画作品,真的很希望有一天能在国内的博物馆看见它们动起来。

临走的前一天我去它们的国立博物馆,展品与国内很相似,质量也比较一般,(有时候我真的感觉看他们的博物馆像是国内某地级市或更低级别行政单位的博物馆了),而且还有一块板子的汉五铢这种堪称精污展品,但是在布展仍然可圈可点:他们是把文物直接放在了示意图上的。而国内比较倾向直接挂一张示意图,上面圈出来标注这个是什么。虽然也看得懂,而且把文物老老实实平放更利于保护,但是对科普工作来说大概还是韩国这种布展方式直观一些吧,算是开阔思路。

另外,每个展厅的角落里都有一个该展厅核心代表文物的模型,附有盲文解说。这个设置让我有点惊叹。我盯着那个模型看了半天,也没敢伸手摸摸它,最后默不作声地走掉去下一个展厅了。

唉,夸了这么半天布展,我得吐槽一下他们的文创了。蕙园书画居然没出明信片!我看着以为是一套明信片,结果是个单线本,用风俗画做封面!那能好看吗!能吗!

纸胶带也没故宫的好看,而且种类特别少。至于文件夹,我只能说看得我眼晕。

最后我就拾掇了几张明信片走了,虽然有两张明信片我觉得除了背面的韩文完全看不出和国内的有什么区别……

韩国的文化遗迹就是和国内这么相似。

我从东大门文化广场离开往昌德宫、景福宫方向走的时候在一个施工的十字路口被迫走向了昌庆宫方向,然后就回不了头了,只能去绕大圈。

我看见了一块下马碑,就想,这莫不是快到他们的国子监孔庙之类的地方了,果然抬头就看见了“成均馆”。我穿了一整个成均馆大学,被迫登了个高,景色倒是还不错的。下山找景福宫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韩屋村,游客中心的女士发现我是一个人之后称赞我“很勇敢”,我哭笑不得地说没什么勇敢的,就是吃饭点菜有点不方便。

她露出了理解的表情,并塞了我一堆首尔旅游指导手册和地图,还给我画了两条游览韩屋村的“精彩路线”。

其实正是从某一条路线过来的我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对她道谢,出门直接去了景福宫。

因为即使在他们最有名的“白济麟家宅”里……也没太多可看的。虽然拍的照片确实很有韩式小清新的风格就是了。

景福宫是他们的故宫,我觉得大概还是有的看的……吧。

合人民币二十块钱的门票打消了我的念头,我觉得还是看它附带的两个博物馆比较好。

实际上也是这样的,这座宫殿甚至还不如国内一些保存完好的庄园面积大,也不如庄园精致。我听见前面有华人在讲:“他们这个宫殿怎么弄得跟陵园似的。”另外有几个华人十分生气:“没的看,不看了,去光化门吃饭吧。”

于是我懂了为什么韩国旅游主打购物——毕竟确实没什么可看的。

说起购物,又是一个不得不说的坑爹故事。

我这趟韩国代购需求不多,而且大多是小物件,一个眼霜、一支乳液之类的,我非常自信地带了个登机箱。

只带了个登机箱。

然后我发现,在当地免税店买的东西确实能放下,但是我……我托运了之后还有一兜子东西等着我呢。

那些东西也不多,我以为他们会像日上一样把商品按订单整整齐齐地裹进袋子里放在货架上等待买家领取——结果韩国人选择把每一件商品都用泡沫纸裹成球。

于是我拖着一个拖地的大塑料袋吭哧吭哧地到了候机区,和诸多同航班的朋友们一起,拆包装。

没办法,南航的手提行李限额说得特别邪乎,什么多重啊多大啊只能一件啊之类的,并且声称超额有权不托运。

我一边拆包装一边看着隔壁登机口南航的另一架航班,仔细观察乘客们携带的随身行李。当我看见有比我过分得多的姑娘坦然地通过了检票口之后,我终于松了口气看向了别处。

机场的清洁工阿姨来了一趟又一趟,我忍不住感慨这是一种怎样的浪费啊……

我费了半天劲才把它们塞进了我的双肩背里,感觉这个世界太不友好了,以及幸好因为是红眼航班所以难得地有人来接。

“你们怎么就感谢她呢!”我妈对收下了我代购的面膜的同事说,“我去接她了啊!我到出口接的她啊!”

她的同事愣了一下,哭笑不得:“是啊是啊,您多不容易啊,这么冷的天气还下车了呢!”

“就是啊!”我妈理直气壮地叉腰。

我无语地丢给了她一袋蜂蜜黄油口味的坚果:“别丢人了,吃吧!”

她就嘿嘿笑着坐回工位去吃坚果了。

我捶了捶腿,在北京安静祥和的午后终于有了“历险记已完结”的真实感,不由松了一口气。

嗯,但是下次有机会我还是会出去浪的。

除非打断我的腿。


评论(25)
热度(74)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