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八章

第八章

 

他们这几个人里只有程若妍一个没受伤,可她瘦瘦小小的一个,修为也不高,谁都不敢指望她把昏迷不醒的清杉弄下山去。

程若妍缓过劲来,默不作声地给了其他人一人一张符咒,低着头又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罗正黎感觉自己皮糙肉厚,当先站了起来,说:“绑个架子把人抬下去吧?小姑娘,砍树会吗?”

程若妍点了点头,伸手去摸腰间,抓了个空。她茫然地站了片刻,似乎半晌才记起来自己的配剑已经碎了。

涵芊见状,把自己的配剑塞进了程若妍手里,说:“你拿着大约不称手,先凑合着,回去叫涵艾师姐给你打一把好剑。”

程若妍接过剑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想说不介意它不称手,还是说不用麻烦涵艾。

罗正黎掂了掂手里的枪,说:“来吧,咱们去砍树。”

清枫忽然开口道:“用这剑砍树,未免暴殄天物。”

“我的剑再好,能好过火神枪去?”涵芊翻了个白眼,说,“罗捕快都不介意,你在这瞎操什么心呢。”

罗正黎揽过走到她身边的程若妍,笑道:“什么刀啊剑啊火神枪啊,不就是一块铁么?”程若妍抬头看着她,她就话锋一转,说:“神兵利器天天都被拿来和别人打个你死我活,偶尔砍柴的柴刀也不错啊——走吧小姑娘,咱们带神兵利器体验生活去。”说完,她手底下稍一用力,带着程若妍就钻进了树林里。

清枫盯着两人的背影,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林里,才把手伸进了怀里,掏出了一个油纸包。

纸包有点皱,上面还沾了些血迹,他微微皱起了眉,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唤道:“涵芊。”

“怎么了?”低头照顾清杉的涵芊应声抬头,看见他手里的油纸包,愣了一下。

“……点心。你还没辟谷,先凑合……”

“……给我?不给小师妹?”涵芊打断了他有点结结巴巴的话。

清枫一声不吭地默认了。

涵芊于是转身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揭开油纸包。

里面包的点心早碎了,涵芊低头嗅了嗅,抿嘴笑了。

她重新把点心包好,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说:“还不饿,一会再说。”

清枫没再说什么,只道:“你是中了毒,不要费神了,调息一会。我来替你们守着。”

“我就擦破了点皮……”

“我流血多些,到底都是皮外伤,中毒不是一回事。”清枫认真盯着她的眼睛,说,“师姐,一会咱们还得下山呢。”

涵芊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点了一下头,说:“那她们俩回来了叫我。”说完,直起身子打起了坐。

清枫的目光在她有点青白色的脸上转了一圈,皱紧了眉看向树林深处。

那里,程若妍正拽住了还想往深处走的罗正黎。

罗正黎愣了一下,回身低头问:“小姑娘,怎么了?”

程若妍指了指身边的树,比划了个“很大”的手势,又指了指方才歇息的空地,意思是这里的树够大了,不要走太远。

罗正黎看懂了,但她却没第一时间说话。

她看着这个小姑娘,问:“你听见最后那只大白鸟说什么了吗?”

程若妍迟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罗正黎说:“那你就是听懂了,你确定要在这里说?”

程若妍垂下眼睛,没有挪动步子。

罗正黎愣了片刻,忽然道:“你不信我?”

程若妍点了一下头,又摇了摇头,抽出涵芊的配剑在树干上写道:“信你不害我师门。”

“唔,那就是有别的事情不信我。”罗正黎笑了,一抖手挽了个枪花,问:“是因为听见我这把枪是‘火神枪’吗?”

程若妍迟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罗正黎一抬手,一小簇火苗把程若妍刻下的字迹烧了个干净,对她说:“我不会害你师兄师姐,自然也不会害你——至少不会在这里害你。我只是有话要告诉你。你要在这里说,还是再往里走走?”

程若妍犹豫了片刻,转回了头去。

山巅的林木茂盛,虽然她们走得算不上太远,但已经看不见那片小小的空地了。

她抬眼看向罗正黎,抬手指向了树林深处。

罗正黎点了点头,领着她一路向里走了一条七拐八拐的小路,到了一小片被横七竖八的木材围着的空地上。她当先坐在了一个光秃秃的树墩子上,程若妍站到了她身前,却没有坐。

罗正黎也没在意,只说:“妖族的话你听见了,既然不信我,那是巫族的人也见过了。”

程若妍点了一下头。

罗正黎说:“能告诉我巫族在哪个山洞里窝着吗?”

程若妍警惕地摇了摇头。

“哦,茅山的。”罗正黎说。

程若妍不语。他们的行踪对罗正黎来说不是什么秘密,她小时候在戏班子见惯了人情冷暖,到底喝了几年昆仑的雪水,把心眼洗干净了不少,年纪又小,因此十分有自知之明地知道自己斗不过罗正黎。

在这个远离师兄师姐的地方,她只好沉默不语地努力挺直了腰板,仿佛要站得顶天立地。

罗正黎稍稍仰了一点头,对她说:“让我猜猜巫族对你说了什么——他们说你也有巫族的血脉,而且神族要害巫族,对不对?”

程若妍仍然直挺挺地站着,不点头也不摇头。

罗正黎哂笑了一声,说:“妖族的意思,也想找你庇佑呢。你这么个半大孩子,亏他们看得起。”

程若妍抬起手,指了指被罗正黎放在身旁的火神枪。

“嗯,对,我们家传的枪,火神祝融的配枪,我能保证不是冒牌的。”罗正黎说,“你猜我和神族什么关系?”

程若妍没有动。

“好吧,不管我和神族什么关系,小丫头,你记好了,我是旬阳人用百家饭喂大的。”罗正黎忽然伸长双腿,笑了,“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旬阳。”

程若妍忽然抽出了剑,问:“我看到的是什么?”

“你看到的……是说你摸进来梦游似的那会?”罗正黎沉吟了一下,说,“你看,我都悲惨到被人喂百家饭了,知道的也不太多,你不如去问问巫族的。不过我知道,你在这块地方看见的,一定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或者一定会发生的。”

程若妍抿住了嘴唇,点了一下头。

罗正黎等了一会,问:“还有想问的吗?”

程若妍摇了摇头,罗正黎于是伸了个懒腰,说:“那就捡几块板子回去吧,咱们得把你大师兄抬下去,回了衙门就好说了。”

程若妍听见“衙门”两个字,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抓住了罗正黎的手腕。

罗正黎奇道:“又不怕我害你了?”

程若妍摇了摇头,急促地在地面上写:“衙役叫我们来的。你为什么来?”

“衙役说……”罗正黎说到了一半,忽然住了口,脸色大变,险些破口大骂,又想起程若妍的年岁,生生把一连串十分不文雅的话咽了回去,说,“你提醒我了,现在不能带你们回旬阳。咱们得从另一面下山……我送你们到昆仑脚下。”

程若妍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罗正黎严肃地道:“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点修为就能放出那么大的大招吗?”

程若妍瞪着无知的大眼睛看着她。

罗正黎嘴角一抽,说:“……我也不知道。”

程若妍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困惑的神情。

“但是你个熊孩子能不能对自己的命上点心?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不正常吧,万一耗你寿元怎么办?”罗正黎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通,简直恨铁不成钢。

程若妍忽然笑了,摇了摇头。

她一笔一划地写道:“师父说了,我是寿终正寝。”

“你师父是什么人啊,他说你就信?”罗正黎狐疑地向木材堆走去,一边挑拣一边问,“别是哄你玩呢吧——诶,帮个忙,给劈成板子,会吗?”

程若妍点了点头,拿着涵芊的配剑认认真真地去暴殄天物了。

罗正黎自己削了几根木头棍子,又拿树皮搓了绳子,和程若妍一起把这些木头打了包,一人一头抬着往回走。

临到树林边上,罗正黎回头问她:“丫头,你是不是特别信命?”

程若妍愣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罗正黎笑了,说:“我也是,但是我不太想认命。”

在她的话音里,程若妍听见了幻境里流淌了无数年的不甘怒吼。

那时狂风把倾盆大雨吹得在荒野上横飞,巫、妖、人三族围在高耸入云的天柱下,仰望着云层中时隐时现的飞龙。

凭什么他们就可以冯虚御风呢?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白日飞升呢?

混沌到底是什么?

巫是什么,妖是什么,人又是什么呢?

三族的首领对视了一眼,各自伸出了手。

他们身后的族人一同发出了呐喊,那是对高悬的“命数”的挑衅。

程若妍站在不知名的山巅,脚尖树荫与阳光晃动的界线像是要把她留在无数年前尚无史书的洪荒年代。

罗正黎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就几步了,坚持一下。”

程若妍于是点了一下头,一脚踏进了阳光里。

——TBC


评论(2)
热度(9)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