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七章

第七章

 

涵芊明明是紧跟在程若妍身后钻进结界的,可她一穿过那道灵力的屏障,眼前就只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雾气。

她扬声道:“小师妹?”

程若妍理所当然地没有回答她。

于是她又唤道:“清枫?大师兄?你们在哪?”

她仍然没有听到回答。

涵芊骤然被恐慌淹没。她一向知道自己是有些不管不顾的,但她也自诩知道分寸,在大事上就算做不成,也惹不了祸。

然而“知道分寸”是一回事,千钧一发的时候能不能想起这虚无缥缈的分寸来又是另一回事。

涵芊在昆仑修行了几年,需要的时候表面上也端得出仙风道骨的架子来了,可内里全和这些不沾边,一头撞进结界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想,直到这孤立无援的时刻才后知后觉地后悔起自己的莽撞来。

她的掌心满是冷汗,让剑柄有些滑。

涵芊微微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在衣襟上蹭了一把手心上的汗,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道:“爹娘说你无法无天的时候你不是说不知道‘法’和‘天’怎么写么?这离天还远着呢,怂个什么,说好的当师姐的要罩着清枫呢?”

她想起清枫刚上山的时候听她满嘴放炮还一板一眼地道谢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了一点笑意,竟没那么害怕了。

涵芊掐了个手决,一小簇火苗从她指尖蹿了起来。这小小的火苗没能逼退周遭湿漉漉的雾气,却也没有什么飘摇的样子,只稳稳当当地烧着。

涵芊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伸出剑在身前试探着一划,见没什么可疑的东西,才迈出了步子去。

这一步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坚实的大地上。

初时的恐慌退去,涵芊一步一步地走得坚定不移。

可她走了许久也没什么变化,又有些焦躁了起来。

涵芊知道焦躁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停下了脚步要默念经文。只是她在心底挑挑拣拣了半晌,还没来得及念那一本,就感觉身后有一股热浪冲了过来。

她毫不犹豫地丢弃了“挑本经书背”的念头,翻手掐灭了指尖的火苗,屏住气息纵身朝着热气涌来的方向掠了过去。

涵芊动作不慢,很快就觉得那股热气越发灼人,雾气都被它驱散了不少,绝对是精纯的火系灵力。她心里盘算着,越发警觉了起来。

然而在某一个瞬间,她忽然就撞破了周遭的雾气,眼前一下子就开阔了起来——她不知怎么的,已经到了一处山巅。涵芊目光一扫,周遭遍布云海,像是方才困住她的雾气。

山巅巴掌大的空地中央立着一根三尺高的石柱,程若妍一手扶在石柱上闭着眼站得笔直,周遭灵力激荡,把她的发髻都吹散了,她却仍然纹丝不动。

涵芊没敢妄动,掐了个剑诀边向程若妍走去边细细观察着云海。

忽然,一朵云剧烈地扰动了起来,一只青色的大鸟破云而出,一个红杉女子被它抓在爪子上,正翻身将手里的枪向鸟身上戳去。

“罗捕快!”涵芊伸手一指,配剑疾飞而去,直冲大鸟的眼睛扎了过去。

大鸟长鸣了一声,在空中一个翻滚,闪开了涵芊的配剑,却也松开了抓着罗正黎的爪子。

罗正黎瞅准了机会一拧身落回了山巅,反手把枪插进了地面,啐了一口血,道:“这丫头是不是你们亲师妹啊?这么半天都没人管的!我过来的时候她让这帮妖怪围得死死的。”

“多谢罗捕快照看师妹了,山下有结界,我们困住了。”涵芊伸手召回了自己的配剑,问道,“有多少妖族?”

“谁知道,漫天遍野的都是。”罗正黎满不在乎地说着,抬手一指,“呐,又来了。”

涵芊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头皮就是一麻:云层里钻出了数不清的大鸟,林中影影绰绰的也有不少双眼睛。她咽了咽口水,问:“你是怎么把它们逼退的?”

罗正黎笑了起来。

她抬手挽了个枪花,说:“咱们来打一把配合,我把小喽啰都赶开,你去找那个硬点子。我不大会御剑,借个力还行,真打起来吃亏。”

“硬点子是哪个?我来。”清杉的声音传了过来,“涵芊清枫,你们守好小师妹。”

“清枫!”涵芊立刻精神了起来,“大师兄!你们也来了!”

“不来能怎么办?”清杉瞪了她一眼,挽了个剑花,说,“别废话了。”

清枫默不作声地持剑站到了涵芊背后,罗正黎大笑道:“来得正好!青色的那只交给你了!”话音落下,她手中的长枪就泛起了红色,一股暖意飘散开来,正是方才驱散雾气的灵力。

清杉目光一顿,问:“火神枪?”

“正是!”罗正黎应得掷地有声,手中长枪也转为金色,枪尖倒卷起了火焰,将她的整条手臂都包裹在内,“几位闪开些,可别被误伤了。”

清枫闻言抬手召来了一圈水灵将自己一行人包裹在内,清杉站在水灵护壁里死死地盯着最大的青色大鸟,身体绷得像一支即将离弦的箭。

罗正黎大喝一声,向面前涌来的妖怪横扫了一枪,裹在她身上的火焰脱手而出,把冲在最前面的妖族烧成了一根炭棍子。

涵芊轻斥一声,罡风卷过,那些炭棍子就被扫成了黑色的粉末,卷进了骤然加大的火势里。

清杉就着风势御剑而起,眨眼没入了云海之中。

罗正黎一枪扫罢,立刻显出了颓势,将枪戳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却仍然笑道:“这些家伙就是没脑子,可一可二,居然还能再三。”

清枫道:“阁下修行尚不足以驾驭神兵。”

“我知道,那也不能等死啊,是不是?”罗正黎回头对他们笑了笑,原本瞳孔泛着一丝金色,连原本漆黑的长发里都夹杂了些许火红,“哎,我看见你们家小姑娘的时候还觉得是我拖累了你们,结果好像本来他们就想把这小丫头一起算计进去啊?”

清枫和涵芊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搭这话茬,只各自掐了剑诀和又扑了过来的妖怪战在了一起。

罗正黎观察了片刻,见这两人配合默契,也不像是头一次看见大妖被吓傻了的样子,终于放心地跌坐在了地上,盘膝调息了起来。

周遭的妖怪仿佛无穷无尽,涵芊和清枫在雾气中逡巡许久,体力都不在巅峰,渐渐难以支持了起来。

只是他们都知道罗正黎勉力施为,于是谁也没有动火神枪的心思。

正在他们有些焦头烂额的时候,忽然几道符纸从他们身后飞了出来,恰到好处地替他们拦下了几个敌人。

“小师妹!”涵芊惊喜地回头,却见程若妍用力对她摇头,于是下意识地反手刺出了一剑。

正向她心口袭去的妖族吃痛怒吼了一声,只在她肩上带起了一蓬血雨。

涵芊叫出了半声,又觉得被师弟师妹们看了笑话,死死地咬住了牙关,横剑一扫,将那趁她不备偷袭而来的妖怪斩成了两截。

程若妍见状提剑就要到她身边去,却被清枫喝止了:“小师妹别上前,帮你师姐处理一下伤口,我先顶上——”

“我来。”罗正黎起身一跃,反手把涵芊向场中推去,“那玩意爪子上有毒,你们正经门派有药的吧?”

涵芊向后退了几步,果然看见自己伤口的血泛着奇怪的紫色,不由脸色发青地道:“有解毒丹,但是……”

程若妍拉着她的袖子打断了她的话,让她坐在了地上,喂了她一枚解毒丹,双手拢在她的肩头,柔和的灵力弥散而出。

“小师妹……宁连长老教你的这个吗?还是你和凝丹一脉偷师的?”涵芊含混地说,“我怎么没见过这个法术……”

程若妍垂着眼没回应她,伸手一推,让灵气在涵芊肩头铺平,又从袖中取了一枚符咒拍了上去,皱眉抬头看着周遭的妖物。

涵芊是不敢再动的,毒素尚未完全拔出,动得厉害了怕是要发作;而罗正黎和清枫现下多少都挂了些彩,怕是也支撑不了多久。

程若妍知道如今境地与她有关,不由咬住了唇,绕到涵芊面前,比划了“大师兄”三个字。

第三个字还没写完,涵芊就知道她问谁了,于是说:“大师兄去抓他们领头的啦。”

程若妍脸色又白了一层,仰头看向天空中的群鸟,只片刻她就分辨出了“领头的”那只青色大鸟,和它周遭时不时闪过的剑光。

她还没来得及把战局看出个所以然,清枫忽然一声闷哼,和着血雨跌到了他们身边来。

涵芊立刻坐不住了,提剑就要上前,被程若妍一把抓住了手腕。

小姑娘瘦瘦小小的,却到底也是提剑的手,情急之下没轻没重地死死扣住,把涵芊的手腕掐出了一圈青色。

只是谁都没来得及说什么,忽然云海中就响起了一声悠长的鸟鸣。

群妖都停下了进攻,罗正黎提着枪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远处的云海。

遮天蔽日的鸟群分开,青色的大鸟飞掠而来。它的翅膀缺了一块,看着有些滑稽,却飞得耀武扬威——它确实有耀武扬威的资本。掠过山巅的时候,它一松爪子,丢了一个人下来。

涵芊抢上一步,接住了昏迷不醒的清杉,然而她自己毒未祛尽,一时站立不稳,抱着她的大师兄一起跌在了地上。

“完蛋。”罗正黎小声说。

“交出火神枪和那小姑娘,就放你们三个走。”大鸟口吐人言。

清枫咬牙撑起了身子,怒道:“休想!”

他的配剑随着他的话音飞射而出,被大鸟轻而易举地啄成了两截。

“执迷不悟!”它声音尖锐地宣布。

清枫还要说什么,却被程若妍拉住了袖子。

小姑娘仰着脸看着他,神色坚定地摇了一下头。

“小师妹,你……”

程若妍没让他把话说完,松开了他的袖子,上前了几步,在涵芊和清杉身前站定。

“很好,火神枪呢?”大鸟问。

然而程若妍却忽然抽出了自己的配剑。

在场的人和妖都绷紧了神经,谁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王说要活的——”大鸟急促地喊,“不要让她自刎!”

然而程若妍却并不是要自刎的样子,她规规矩矩地在原地站定,竖起配剑,左手两指按了上去,是昆仑标准的术法起手式。

“小师妹!”涵芊把清杉平放在了身边就要起身,却听见了一声长剑的翁明,一层柔和的光晕笼罩在了程若妍身遭。

“罡、风、为、刃!”一个喑哑的声音艰难地吐出了这四个字。

涵芊看了看清枫,又和清枫一起看了看罗正黎,三人都忽然意识到是程若妍说的。

“小师妹你会说话?!”清枫诧异极了。

“小师妹这个法术会——”涵芊想要说程若妍修行不到家,这法术要么是个哑炮,要么会反噬自身。

然而她话没说完,就被席卷而过的罡风刮得闭上了嘴。

远处的群妖叽叽喳喳地喊些不知所谓的话,树木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发出一阵阵呻吟。而在这一片杂乱的呼啸声中,程若妍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听我!号令!”

涵芊的心忽然揪了起来——昆仑的法术里没有一句咒文是这样的。

世间万物皆是混沌所化,修行术法不过借用其中力量,哪个修士不是客客气气的,谁敢号令混沌?

想来以前不是没有人干过这种事情,但他们结局大约都不怎么好,因此如今才没有类似的咒文。

程若妍虽然不会说话,但该看的书、该听的课一样都没有落下,她这样一个乖巧的孩子,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然而涵芊的念头只在刹那间闪过,程若妍已经念出了最后一句话:“伤我同门者!杀!无赦!”

她话音落下,环绕周遭的狂风忽然一齐扑向了妖群。

几人齐齐被骤然加大的风势迷了眼,只在一片混乱中听见了一声凄厉的嘶鸣,再睁眼只看见那只青色的大鸟打着旋地向山下跌去,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群妖面面相觑,不知谁打了一声唿哨,几个呼吸间就都散得无影无踪了,只还剩了一只白色的大鸟拍打着翅膀悬在对面半空。

程若妍扬起配剑,稳稳地指着它。

它似乎并不害怕,只是深深地看着程若妍,说:“你就只认这些肮脏的人类是你的同胞吗?”

程若妍一动不动,连眼神都没有变。

大鸟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回答,一个盘旋之后,也走远了。

等它变成了远处一个细小的黑点,程若妍的手才抖了一下,她手里的配剑刹那间就因为这微不足道的抖动碎成了数片,叮铃咣啷地跌落在了地面上。

程若妍低头看了看那些铁片,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面上。

涵芊艰难地走到她身边,想说的话很多,却都被她压了回去,最后只慢慢地在程若妍身边坐了下来,拍了拍小姑娘的肩头。

程若妍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涵芊一眼。

涵芊被程若妍泛着血色的眼白吓了一跳,几乎要把身旁的小姑娘一把扔到山下去。

但她到底强自压住了冲动,认认真真地和程若妍对视了起来。

片刻后,程若妍扑进了她怀里,嚎啕大哭。

——TBC

爆字数了,但是切章节的话破坏连贯性……hmmmm那就爆吧,反正大纲就是用来吃的(不)

评论(1)
热度(11)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