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随笔] 中国人不帮中国人

中国人不帮中国人

 

我在中国城买了东西,和同学在去地铁站路旁的空地上看见了一个遮阳棚,就是国内苦逼的银行工作人员在路边拉生意办卡的时候支的那种,上面挂着一个繁体字的横幅。

我一眼扫过去,念道:“特赦非法华工签名征集。”

同学近视,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楚,刚发出了个感叹词,还没来得及发表什么意见,我们身边就多了一个年轻的华裔小伙子。

他似乎和我差不多高,脚下的步子倒得飞快,急促地说:“抗议暴力执法!”然后把一张A5大的传单往我手里塞。

我被他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用了英语问他:“What’s this?”

他说:“It’s about Chinese!”

然后更加努力地把传单往我怀里塞。

我感觉再不接过来要被他袭胸了,于是只好艰难地伸出挂满购物袋的手把传单接了过来。

小伙子见我接了传单,转身就走了。

同学擦了一把汗说:“什么情况?”

我捏着这张铜版纸双面彩印中英双语的传单低头扫了一眼,说:“配色真丑——好像说是要罢工。”

“……哦。”同学点了点头,顺手从路边拿了一份免费的中文报纸。

我赶紧说:“也给我拿一份!塞我包里!”

于是她就叠巴了一份穿进了我购物袋的提手里,被我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句“有创意”。

我们提着大包小包上了地铁,才算有空细看。

我俩一人摊开报纸,一人举着传单靠在车厢连接处,旁边的白人妹子一直瞥我俩手里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她是觉得“这种鬼画符真的有人能看懂吗”还是“检验一下我学的这俩外国字能看懂多少”。

不过那不重要,反正我是能看懂所有字的,甭管它用哪国话写的。

我手里的传单说的大致意思是前几天某个政府部门来抓非法劳工,但是他们其实没有办好证件,相当于程序不对;然后走的时候差点撞到一个聋哑人老奶奶,于是被华人把车围了。现在华人商会要组织罢工,和平抗议暴力执法,请求特赦在此次事件中被捕的五名非法劳工。

我把事情向同学复述了一遍,然后我们达成了一致:“谜。”

“中国城罢工谁搭理你啊,本来在这里的就都是华裔亚裔,来这么多趟了白人能占百分之一吗。”

“哦,还是个工作日的下午,谁搭理你啊x2。”

“请求特赦是什么鬼,向老奶奶赔礼道歉、要求处理逮捕程序不对的问题都是合理的,说得好像警察犯错了你就没打黑工了似的。”

“总之手段和目的都有哪里不对。”

我们对彼此耸了耸肩,再次说:“谜。”

然后同学就打开了她手里的报纸,我把头凑过去跟她一起看。

头版上一行大标题写着“特朗普会见普京,未见面就先输了”。

在报社干了一年的同学直接笑出了声来,我抽着嘴角说:“让我想起了苹果日报。”

她往后翻了翻,一目十行地看过去,说:“浓浓的港台腔,不过也没准是广东福建的。”

我说:“这边确实东南沿海人的多。”

她点头表示赞同。

两句话的功夫,地铁到站了。

我们提了东西逃出了桑拿房一样的地铁车厢,身后一同蹿出来的白人小哥发出了一声解脱的叹息,我和同学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心里的日历上多了一条“24日不要去中超”,不过其实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我们也要上课。

要帮他们吗?

可我们既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觉得他们的诉求是合理的,更不觉得他们和我们是一类人。

除了母语都是汉语,我们好像真的没什么一样的地方。

我们嫌他们没有好好学过政治,他们嫌我们不识人间疾苦。

相看两厌的这么两拨人,在现在这么个没什么危机的时期,大约非要捆在一起也是一加一小于二,不如都离彼此远点,谁也别指责谁,各自和各自玩得到一起去的人玩。

人和人在哪不都是这么处的吗。

不如赶紧回家做顿好吃的,在论文提交之后好好放浪一下。


评论(6)
热度(44)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