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四章

第四章


昆仑师兄弟四人规规矩矩地走路上的茅山,茅山宗也不怠慢,这一代掌门玉虚子已经满头银发了,却还是领着两个徒弟亲自在山门相迎。昆仑这边自然是清杉出面客套,玉虚子寒暄了两句,却忽然话锋一转,问道:“哪位是宁连长老高徒?”

年长的三人都微微一皱眉,涵芊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程若妍做了一次深呼吸,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对玉虚子低头敛衽行了一礼。

清杉道:“小师妹不方便说话。”

玉虚子上上下下地盯着程若妍打量了一番,眼里似乎有金光。

在程若妍快要绷不住了的时候,他才说:“这位小友既然是宁连长老高徒,贫道就不多嘴了。几位请。”

这位老人看着仙风道骨,说的话也是表里如一地云山雾罩,除了清杉若有所思,其他人都没明白他想说点什么,但如果开口相询未免显得修行太过不到家,于是就连涵芊也没说话,几人一同随着玉虚子到了客堂落座。

玉虚子的两个弟子奉了茶就告退,到院外守着去了。

玉虚子不紧不慢地捧起了茶碗,说:“这药茶是洗髓用的,平日里拿来喝自然不会那么浓,于修行有害无益,几位小友请自便——玄晏老友与你们交代了多少?”

清杉说:“师尊只说您得知妖王即将现世。”

玉虚子又看向程若妍,问:“宁连长老可有交代什么?”

程若妍摇了摇头,抿住了嘴。

“无妨无妨。”玉虚子笑眯眯地说,“反正与妖王有缘分的向来是我茅山一脉。”

清杉道:“请恕晚辈无礼,我昆仑后山不是镇守着妖谷入口吗?”

玉虚子摇了摇头,说:“你们啊,真当有个什么‘妖界’吗?那为什么人界生灵开了灵智就能修成妖呢?”

四个晚辈都是一愣,涵芊心直口快地道:“人界和妖界是一回事?”

“没错。”玉虚子像是看见自家孩子出息了一样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不光人与妖,远古时期还有巫族,都是在如今的‘人界’繁衍生息的。只不过后来人族越发壮大,把妖族挤到边边角角的地方去了——你们昆仑后山的妖谷虽然受制于你们一派,但到底是个清气所钟之地,妖族能占这么一片儿地方已经不错了。”

他顿了顿,见四人都跟上了,便接着说:“所谓‘妖王’,是妖族血脉的一个……轮回体系。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降生一个力量强大的妖王,每当这时候妖族就想重新统领人界——或者至少不被人族逼得这么紧。但妖王也不是一生下来就那么厉害的,妖族自己也有权力纷争,所以上一个出世的妖王还是六个甲子之前的事情了。”

清杉点了点头,说:“不管因为什么……总之现在又出了一个长成的妖王。”

玉虚子颔首道:“正是如此,据贫道所知,这一代妖王是狐族与兔族联姻所生。”

狐狸与白兔本应弱肉强食,然而妖族既然开了灵智,也渐渐地餐风饮露了起来,这些都是常事,唯独程若妍听来觉得十分违和。

如果狐狸和兔子都能联姻生孩子,那为什么人类还要自相残杀呢?

她漫无边际地走着神,清杉已经抓住了重点:“晚辈确实听闻有一脉白兔精势力颇强,但他们未开灵智之时就不食荤腥,一向与百姓无甚冲突。”

玉虚子点了点头,说:“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势力强。”

清杉一顿,清枫毫不客气地道:“但他们手里有了妖王就不一样了。”

“谁说是他们手里有妖王?”玉虚子诧异地说,“联姻也得是他们的姑娘去青丘啊,还真有胆子让青丘的狐狸过来啊?”

清枫犯了个低级错误,不由语塞,清杉丝毫不受影响地接道:“青丘地处东海之外,与我们向来没有瓜葛。虽然我等不能说惧怕,但一个妖王已经难以对付,与青丘为敌更是不妥。”

玉虚子点头道:“正是如此,因此贫道想与妖王谈谈。”

这老道人直到此时此刻才算把他的意图挑明了。

清杉沉吟了片刻,道:“这得请示家师。”

“自然。”玉虚子点头。

“话虽如此,但我派的态度您大约也是十拿九稳了才会直接给我师父传信。”清杉说,“终南派您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让你师父办。”玉虚子笑眯眯地说,“我茅山宗就是一山的大夫,管不了这许多杂事。”

……是谁说自家门派和妖王有缘的?

清杉不动声色地点了头,说:“晚辈也会代您一并转告家师的。”他把“代您”两个字咬得特别重,简直要把“您看您也不敢直接和我师父说吧”写在脸上了。

玉虚子显示出了老姜的厚皮,仍然端着一成不变的笑脸说:“辛苦小友了。我们茅山宗不才,关于历代妖王的记载怕是要比昆仑多上不少,几位小友不如多留几日。”

清杉对清枫打了个眼色,阻止了师弟即将出口的问话,点头应下了。

等四人在住所安顿好了,再没有茅山宗的人在了,涵芊忙不迭地问:“清枫你刚才是要说什么?为什么大师兄不让你说?”

“我要问旬阳的事。”清枫说,“大师兄大约是想先看看书里有没有线索。”

清杉说:“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等着让他们忽悠。”

涵芊皱眉想了想,说:“可是看书也是看他们的书,不是一样被忽悠?”

清杉笑道:“你也有机灵的时候啊?”

涵芊闻言作势要生气,清杉赶紧打了个讨饶的手势,对一直听着他们说话的程若妍说:“小师妹,你觉得呢?茅山宗这个掌门老爷子靠谱吗?”

程若妍想了想,沾着茶水在桌上写:可信。

清枫说:“我总觉得他话说半截,有事瞒着我们。”

程若妍点了点头,又指了指桌上尚未消散的字迹。

清枫无言地看向领头的大师兄。

他们的大师兄不负众望地不靠谱了起来,简单粗暴地转移了话题,说:“那咱们现在就去藏书阁吧。”

大师兄公然用耍流氓的方式挺小师妹,清枫只好提了剑默默跟在后面。

茅山宗的藏书阁地上有三层,地下还有三层。

玉虚子让他的亲传弟子来领路,他们穿过了宽敞明亮的大厅,在医书和誊写经文的外门弟子们之间走过,下了楼梯,一路下到了最底下一层最深处的房间去。

这小小的房间外是一扇铁门,门上贴着复杂的符咒,涵芊一眼扫过去竟然没有全看明白。

她小声说:“像咱们家禁咒那一层。”

清枫瞪了她一眼,她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

这时领路的弟子已经开了门,走在前面的清杉向他道了谢,领着师弟师妹们走了进去。

这间房间外面搞得戒备森严的样子,里面倒被烛火映得十分明亮,布置得像是个普普通通的起居室,不仅有书桌座椅,还有软榻几案。百宝阁上的丹药瓶子和草药盒子摆得满满当当,书籍倒是只有一个架子。

“倒是不太多。”清杉看着书架说,“来吧,一人看一部分,注意三个事情,一个是狐族,一个是清气,还有一个是妖王怎么来的。有什么补充没有?”

清枫说:“还有妖王干了什么,怎么死的。”

清杉顿了顿,点头道:“嗯。”

涵芊问:“这边那窝兔子不管吗?”

清枫说:“你多下山几次就知道了,他们没什么好说的。”

清杉的目光在程若妍身上顿了一下,见她没什么要补充的,便从书架上顺着抽出了一本书说:“那开始吧。”

程若妍也被清杉分了一本,她抱着在小几旁坐定了,拿起来一看,却是本写巫族的。

她想换一本妖族的书来看,但她的师兄师姐们已经飞快地沉浸到了书本里去,她自己又够不着书架的顶端。

她想了想,干脆摊开书看了起来——反正听清杉的意思,这里的书都是要看一遍的。妖族的东西重要,她看了怕是师兄师姐们也要重新看一遍,不如把边边角角的东西捡来看了,给师兄师姐们查缺补漏。

这么想着,程若妍也定下神来,翻开了书页。

那书的第一页开头写道:“当日星河倒悬,清气散逸,人妖二族携手,驱神族于九重天之上,断天路,封四极,浊气归于地而清气钟于人,曰巫。”

程若妍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地看了三遍,还觉得自己没看懂。

“神仙”不是一个意思吗?他们这些修士,修行中吃了这许多苦,不就是为了“飞升成仙”吗?这里面的“神族”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没有清气了就要把他们赶走呢?

她伸出指尖,滑过这一行字,决定往后看一看。

那后面却都是人族有了巫者之后如何打得妖族节节败退,以及在妖族回天乏术之后,巫者们的金瞳银发就成了“妖邪”,于是各地巫者们渐渐聚居在了一起,成了“巫族”。

巫族力量强大,人族惹不起他们,他们又脱胎于人族,总归不愿为难人族,但妖族和他们却是有“世仇”的。

于是在人族不知道的地方,巫族和妖族有过一场大战。妖族虽然式微,但蚁多咬死象,把巫族打得七零八落,有的被妖族抓走了,有的则散进人群里不知所踪了。

程若妍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觉得不对。

这场大战的地方“人族不知道”,最后的巫族不是归于妖族就是“不知所踪”,那这本书为什么记载得这么清楚?

她翻到扉页看了一圈,也没看见这本书是谁写的,不由皱起了眉。

茅山宗不是和妖族有关系就是和巫族有关系,那他们又是凭什么在人族当中传承的?为什么她会觉得茅山宗是可信的?

程若妍感觉自己的脑子成了浆糊,她一边想着无数大逆不道的可怕猜测,一边手指还时不时地翻动书页,就好像她还在看书一样。

“小师妹……若妍?”涵芊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别看啦,别人家的术法看了不好,想看要提前打招呼的。”

程若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只见眼前的书页上是满篇的手决,当中只有一行字。

她赶紧把书合上,抿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它递给了涵芊。

涵芊说着“我给你换一本”往书架走去,程若妍眼前却满是刚刚她只扫了一眼的手决,还有当中的“清浊相合,归于混沌”。

她甩了甩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去,侧头去看她的两个师兄——他们边看书边誊写着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走神。

程若妍想,她要找机会单独和玉虚子聊聊。

虽然这样会让师兄师姐们担心……但她不得不去。

——TBC

啊,上周有一个考试,考完之后放飞了一个周末=-=

于是才码字……

然而下周交论文哈哈哈哈(。)

另外我发现,当年(15年)第一版大纲草稿的时候,我居然,还给这文P了个封面……真·图文无关(扶额)



评论(5)
热度(12)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