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原创仙侠] 无戏言 第三章

第三章

 

汉中离旬阳不太远,四人到了县衙的时候还未到晌午,衙门来迎他们的除了县太爷和师爷,还有一个散修。

这散修是个女子,用的兵刃却并非中正平和的剑,而是一杆长枪。清杉和清枫都没什么动作,程若妍只顾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倒是涵芊自以为隐蔽地不断往她的枪上瞥。那女子笑道:“我是这儿的衙役,叫罗正黎,是这方圆百……方圆十里管事儿的里头修为最高的,修士里头最管事儿的。打小没人教,撞出这点修为就不错了,像几位这般我是不敢想的,家传的枪法,也没想着改。”

涵芊知道自己是被发现了,有点不好意思地和她抱拳见礼,端着身段道:“姑娘不必过谦,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清杉颇为稀奇地瞥了她一眼,轻咳了一声,道:“莫要站在这里客气了,是出了什么终南派处理不了的事情了?”

那师爷赶紧出来引着几人向花厅去了,罗正黎和县太爷耳语了几句,等几人落了座,两个靠笔杆子吃饭的就当先走了。

“这衙门里每日文书不少,两位大人留下也听不懂咱们说什么,不如先去干他们自己的活儿去。”罗正黎对昆仑四人解释,“也省得吓出点好歹来——不是终南派来了处理不来,我做主直接找的昆仑,实在是终南的人七嘴八舌,我不信他们。”

清杉点了点头,一一说明了几人师承,说:“我等除去传讯师门,不会胡乱与旁人言语,姑娘只管讲。”

罗正黎嘀咕道:“旬阳这么个小地方,居然还真请来了大神……”她垂下眼,拿着茶碗遮掩了一下,继续道,“自打半月之前,周遭的村镇不断有报牲畜伤人,我们家大人觉得不是什么跟我有干系的事情,只当是疫病,可查了半天都没查出毛病来。而且派下去的人回报,也不是所有‘发疯了’的牲畜都是伤人,也有突然会打猎了的狗、知道家里还有两亩地没耕去喊主家的牛。”

她说到这里,三个年长的弟子互相打起了眼色。

半月之前正是茅山宗传讯中所说妖王现世有所征兆的时刻。

罗正黎似乎知道他们心中有数,顿的时间长了一些,才继续道:“后来我就去看了看,我觉得这不是牲畜发了疯,是它们突然开了灵智。”

程若妍手指一颤,又压了下来。她那日在客栈的桌子上写个“妖”字无妨,在此处贸然举动怕是突兀了。

坐在她斜对面的清杉却注意到了,问道:“小师妹想到了什么?”

程若妍摇了摇头。

罗正黎道:“此处没有外人,几位是信得过的人,这事情是我旬阳的事情,也请信我。”

清枫道:“小师妹不善言辞,莫要逼她,若有必要,她自会提。”

涵芊没太在意罗正黎话里的第二层意思,只心直口快道:“既然如此,罗捕快可有感觉到妖气?”

“没有。”罗正黎说,“这是最奇怪的,它们开了灵智,却又不像是成了妖。我小小散修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好歹离终南山近,却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情。”

清杉道:“那我们得自己去看看。清枫涵芊,你们和罗捕快去一处,我与小师妹再去一处。”

罗正黎笑道:“诸位都是爽利人,那感情好。”她将自己的腰牌摘下来,递给了清杉,说,“道长拿着这个,好办事。我自己露脸就行,周遭都认识我。”

“好,多谢。”清杉问,“不知道我们去何处探查?”

“报案最多的是南方五里亭往东三里地的刘家村,劳烦道长前去,我往北去沈家村。”罗正黎说。

几人当即应了,各自出门。

这点路途实在是不远,对于修士来说眨眼即到,清杉领着程若妍御剑而下,刘家村里差点跪了一地拜神仙的人。

清杉哭笑不得地把罗正黎给的腰牌拿出来说是她朋友,才算让这些庄稼汉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家的猫猫狗狗身上。

程若妍一路牵着大师兄的袖子在村里走着左顾右盼,只在村人试图和她搭话的时候抿嘴笑一笑,由着清杉替她不咸不淡地挡话。

一群庄稼汉七嘴八舌地说了一会,突然有人说:“怎么各家的狗都出来了?诶,四爷家的牛没拴好吗,怎么和狗混一起了?”

清杉停下了脚步,程若妍抬起头去,看见十几只猫猫狗狗蹲在路上,都是用前爪并拢撑着身体的坐姿,谁都不出声。一只老牛跟在它们后面,等它们蹲好了,它才慢吞吞地走上前来,停在清杉和程若妍面前低下了头来。

清杉微微皱起眉,闹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一时不敢妄动,却突然觉得自己袖口一松,却是程若妍走上前去,伸出小手在老牛两角之间拍了三下。

老牛长长地“哞”了一声,它身后的猫猫狗狗们就散了。

清杉提心吊胆地小声唤:“若妍?”

程若妍浑身颤抖了一下,有点茫然地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刚转了一半身的牛,似乎不记得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她在一片“牲口都知道来拜小神仙”的议论里拉住清杉的手,在他手里写下了“清气”两个字。

清杉浅浅地笑了,对她说:“干得好,帮大忙了。”

程若妍于是也笑了,眼睛微微地弯了起来,天真烂漫的样子。

 

“你们看出什么来了吗?”回到了县衙,罗正黎一边猛灌茶水,一边问,“涵芊说确实有哪里不太对,但她看不出来是什么。”

“清枫也没看出来,干嘛就说我。”涵芊嘴上有点不乐意,脸上倒是没什么愠色,“大师兄肯定看出来了。是吧大师兄?”

“是若妍看出来了。”清杉慢悠悠地剥了手里的豆荚,递到了程若妍手里,才说,“那村里清气快赶上昆仑了。清气足,力气就足,只是人本来就够聪明了,显不出什么来,那些畜生道的小东西底子太薄,眨眼就显出来了。如果一直这样,二三十年之后怕是真能出几个小妖,罗捕快一枪捅一个对穿那种。”

他一口气把话都说完了,其余几个人都有点消化不良,屋子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片刻后,清枫当先说:“清气足是好事,于修行有益。”

罗正黎说:“没有妖气是因为它们现在还不是妖?那二三十年之后怎么办,我真把它们都捅了吗?这里头好些是人家里看家护院的,我想捅主家也不让啊。”

“那就二十年之后再说了。”清杉说,“别说二十年了,十年就够发生很多很多事情了。我们小师妹十年前还没入门呢,现在本事都比我大了,是不是,若妍?”

程若妍歪了歪头,似乎没听懂他在问什么,只好抿嘴露出了个标准的笑容。

罗正黎说:“这位道长的意思是让我去问终南派吗?”

涵芊说:“他不好好说话,你别理他——我们正要去茅山,就这段时间,怎么也得给你传个信,说不准办完事情还从你这儿回山上呢。”

清枫一直板着脸,但此时脸色似乎更黑了一点。

清杉倒是没否认,只说:“我们稍后会将此事回报师门,罗捕快不必忧心——要忧心也该是我们忧心和终南又结了新梁子。”

罗正黎真诚地说:“我没有这个意思。”

清杉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说:“那是自然的。”

罗正黎被他笑得有点不自在,又灌了一杯茶下肚,才说:“几位道友忙了一天,不如我好好招待一番……”

“不了,终南的地方停太久,怕是不好。”清杉不软不硬地推了一句,“我们先走了。”

罗正黎似乎也不是太会客套的人,她犹豫了片刻,只好点了头,送人出门的时候被师爷数落了一通,反倒是清杉给打的圆场。

涵芊一直没捞着说话,直到他们都飞在了天上,才问:“大师兄,干什么跑得这么快?罗姑娘多尴尬啊。”

“你交朋友倒是快,可你没看出来吗,旬阳在她眼里才是最大的。”清杉避重就轻地说。

涵芊倒不依不饶了起来:“就算这样,我们也没必要赶这么急。”

清杉倏忽间就敛去了所有的不正经,平平淡淡地说:“这点苦都吃不了,修什么仙?”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犯什么神经?”涵芊沉下了脸,是真的生气了。她微微挑着下巴,用尽全身力气摆了个睥睨的姿势,一加力把其余人都甩在了身后。

清枫微微一皱眉,也追了上去,只有清杉还不紧不慢的。

程若妍指了指前面,看上去也想追。

清杉却摇了摇头,对她说:“别和别人说村里的事情,除了你师父。”

程若妍用一双懵懂无知的眼睛看着他。

清杉盯着她黑亮的双眼看了一会,问:“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程若妍的眼神忽然就躲闪了起来,眨眼的功夫,她就干脆低下了头。

清杉点了点头,说:“戏文里唱没唱过兄弟阋墙、同室操戈?防人之心不可无,明白吗?”

程若妍抬起头来,微微皱着眉。清杉几乎可以听见她那句“但是”,于是他立刻接着说:“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出身,但宁连长老已经看透你未来几十年的坎坷了。师兄怕是跟不上你,只能多和你说几句废话,将来到了用得上的时候,你可千万要记得。”

程若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清杉知道她是把话听进去放在心里了,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下山前宁连长老特意把他喊到了含英殿去,对他说了一通比剑谱还长的废话夸她家小徒弟,只有最后一句是有用的:“小若命数太大,我救得了她一次,救不了她二次。她一辈子就这么几天松快日子,到了山下多带她玩玩,修行也不差着两天的佛脚。”

清杉心不在焉地听着慈祥的长辈犯话痨,下意识地说:“三清道祖在上,小师妹抱什么佛脚?”

宁连用一种无声谴责的眼神看着他,他干咳一声,端正了一下态度,说:“师叔放心,弟子一定带小师妹吃好玩好。”

现在看来,清杉感觉小师妹吃得挺好,但玩得大约一点也不好。

他现在隐约明白了宁连为什么说小师妹“一辈子就这么几天松快日子”了。

执爻一脉主司占卜之术,看得太透。清杉不知道宁连是看见了程若妍怎样的未来,但这位长老一向把两个徒弟当成亲闺女宠,想来天天看着这个小娃娃心里都打翻了五味瓶。

他平日在门派里,只会逗着这个不会说话的小师妹玩,从来没想过她的天真烂漫会是装出来的——这孩子大约也看得懂,只是早慧极了,只当自己是不知道的。

唯独她的羞怯大抵不是装的,她是真的胆怯,但清杉忽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知道她在害怕什么。

昆仑派本就护短,这孩子更是被师门上下捧在手心里宠,还要害怕师兄师姐对她不好吗?

宁连长老说救不了她第二次,清杉想,那他大约也是不行的。

他忽然从心底涌起了一股惶恐:那他这一次真的能把小师妹带回去吗?

“大师兄!大师兄别跑了!”涵芊在后面喊他,“到茅山门口了咱们得下去!一会再碰了人家的护山阵谁给你擦屁股啊!”

“粗鲁。”清枫动了动嘴唇,无声地嘀咕。

清杉倒是确实被这句话砸醒了,他赶紧刹住了剑,道:“抱歉抱歉,走神了。”他低头透过云朵的缝隙看向脚下的郁郁葱葱,笑眯眯地道,“咱们下去吧。”

————

昨天晚上爆了个字数!

……把结尾高潮写出来了(你TM)

评论(1)
热度(17)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