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原创/架空仙侠] 无戏言 第一章

原创仙侠,BG可能无CP,有也是清水。

神仙妖魔等乱七八糟的神话元素几乎都是虚构。

长篇,追文请走TAG #无戏言,不想追文可以屏蔽此标签~

作为一只被生活掐住了后颈的小猫咪,日更大概是保证不了的……_(:з」∠)_

以下正文


————

卷一


第一章

 

昆仑山下民丰县仗着顺着县城外有条上山求仙的路,得了昆仑派有意无意的照看,显得比周遭的破落小县城都要严整不少,俨然有中原大城的规矩模样。县城里的人整天都能看见想上山的凡人和要下山的修士,自诩见多识广,私底下对偶尔外来的商人瞧见御剑而过的光影一惊一乍的模样多有嘲笑。

他们嘲笑了别人,自己当然要做出表率的模样来,因此当三道剑光落在客栈门口的时候,小二只笑嘻嘻地出门迎客,道:“三位客官里边请——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门口长身玉立的是两男一女三个年轻的修士,那唯一一个女子脸色不怎么好地道:“你眼瞎啊?怎么就三位了?我小师妹年纪小就不算人怎么的?”

小二仔细一看,才看见有个瘦小的女孩子正拽着为首一人的袖口躲在他身后,只露了半个脸出来,他是被剑光晃得一时没看清。小二堆了满脸的笑正要道歉,那年轻一些的男子却先板着脸道:“涵芊师姐,莫造口业。”

涵芊脸色越发的不好看,说:“清枫,你家师父还硬朗着呢,别这么着急端执法长老的架子——”

“行了,刚下山就吵架,你们俩长本事了是不是?教坏小师妹小心宁连长老找你们的麻烦。”为首的男子劝了句架,转头对小二一抱拳,说:“我们四个用个便饭,劳烦。”

在一个冷脸、一个暴躁还有一个害羞的同伴里,只有这个像个正常概念里的仙长,怪不得是个领头的。小二脑子里忙叨,也没耽误了他嘴里答应着引着人落了座。

只从门口到座位这么两步,涵芊和清枫之间的小过节似乎就已经烟消云散了。涵芊一撩衣摆坐下就自作主张地点起了菜:“我和清枫一人一碗阳春面,加——算了你家什么都没有,少切些小葱出锅时撒均匀了。再加一碟腌萝卜、一碟煮黄豆。再加一节糯米藕、一笼小包子,给小师妹解解馋。”说完,她就掏出了一小块碎银放在了桌上。

小二眼馋地瞧了瞧那块银子,为难道:“这……藕是江南特产,小店实在没有。”

“怎么什么都没有。”涵芊不满地嘀咕了一句,又问,“那有什么是清甜可口的?小师妹头一回下山,山上的饭菜要淡出鸟来了,给她吃点新鲜的。”

小二见那小姑娘低头板板正正地坐着,一言不发地用指尖绞着衣带的样子,咂了咂嘴,问:“前两天刚来了一批人参果,您看行吗?”

涵芊不动声色,眼神却微微一亮。她歪头假装沉吟了一下,才点了头说:“那行,快点吧,我们还要赶路。”

小二应着声去后厨了,领头的男子似笑非笑地说:“我怎么不知道咱们还要赶路的?若妍又不想回家看,既然不用绕路,你们就是想在这吃一个时辰的饭咱们今日也能宿在蜀中。”

“大师兄啊,既然花我的钱您老人家就少说两句吧。”涵芊撇嘴。

当大师兄的清杉非常有风范地没有与师妹计较,只是笑了笑,当即不说这话茬了,转而对他家小师妹程若妍道:“丫头,这家店后头养了几尾锦鲤,想不想去看看?”

程若妍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刚要点头,又摇了一下头。

清杉说:“想看就来吧。”话没说完就伸手把瘦瘦小小的小姑娘从凳子上抱了起来,起身往后院去了。

涵芊瞧着清杉和小二打了招呼掀开帘子进了后院,才压低了声音说:“清枫,你说师父他们是怎么想的?干什么非要带那小哑巴出来?大师兄倒是不嫌她拖累,可她能干什么、看得懂什么啊?”

“师姐,你可以试试当着别人的面喊小师妹‘小哑巴’。”清枫不回答问题,反而挑起了刺。

涵芊烦躁道:“是是是,我的错。小——小师妹自己都没抗议,就你们多管闲事。”

“小师妹生性温婉,你什么时候见她和人生过气?”清枫说,“修身不如先修心——”

“行了行了,好容易下了山,谁还要听陈词滥调,我又不是真想成仙。”涵芊瞥了一眼后院的门帘子,见它没有一点动静,便接着道,“说真的,我原来只觉得小师妹挺好玩的,这回才觉得不对——宁连长老都快把她捧在手心里了,怎么还不赐她道号?咱们自己门派里无所谓,这要是见了终南派的,得被他们闲话说死。”

“说闲话又不掉你两块肉。”清枫说完了,顿了一下,又接着道,“我听我师父说,宁连长老已经给小师妹排好了行,道号叫‘涵若’,可她说小师妹缘分未必在我昆仑,于是一直不肯给她改名,连剑法也只教入门的两仪剑,倒是术法倾囊而授。”

涵芊摇头晃脑地道:“他们执爻一脉占卜搞多了,什么事儿都神神叨叨的。”

清枫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涵芊等了一会,没等到他的回答,奇道:“怎么你也哑巴了?”

清枫一板一眼地道:“师姐方才说了不想听说教。”

涵芊愣了一下,摇头道:“无趣无趣。咱们这趟去镇江,离我家就不太远了,到时候回趟家,给你们找些好玩的。”

清枫道:“给小师妹就好,我就不必了。”

“得了吧,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师兄都得乐开了花——”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笑嘻嘻地道,“我想起来了,你们两兄弟上山的时候大师兄已经披上了他这张温文尔雅一本正经的皮。你都没见过他年轻的时候什么样。”

清枫说:“大师兄现在就挺年轻的。”话是这么说,眼神却一会瞟一下涵芊一会又盯着茶杯,俨然十分期待。

涵芊非常会察言观色地讲起了故事:“我刚入门的时候大师兄和大师姐轮流带新弟子的早课。大师姐带的时候就是很正常的答疑解惑、指点剑法,轮到大师兄的时候花样可就多了,一会是五禽戏一会是杂耍,你师父就盯着他,一发现他犯病就给他拎到掌门师伯那去,气得掌门师伯天天罚他抄经。”

清枫想了想,却道:“像是大师兄能做出来的事情,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怎么讲?”涵芊饶有兴趣地问,“要是我看着大师兄现在的样子,可是万万不可能想到他过去比我还熊的。”

清枫说:“因为他惯来会带孩子。”

这话说得涵芊一愣,她只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可又很有道理的样子,只好说:“你思路广,我跟不上。”

清枫不置可否地问:“后来他怎么不教五禽戏了?”

涵芊说:“有一回终南派来了人,说好的切磋,等下场的时候却变成了真章,挨打的是涵艾师姐。涵艾师姐只会打铁不会打人,让人家小辈打得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脸都丢光了。听说是大师兄先怠慢了人家,咱们只能吃了个哑巴亏,不过涵艾师姐没说什么,咱们就权当不知道了。反正打那以后大师兄就开始装模作样地为人师表了。”

“涵芊,你师父根正苗红想来是不会教你的,今日大师兄教你个乖——背后不要说比自己修为高的修士的坏话,即便要说,也记得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以免被人暗算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清杉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把涵芊吓了一大跳,险些站了起来。

她回过头去定了定神,说:“反正大师兄你又不会把我怎么样。”末了半真半假地瞪了偷笑的程若妍一眼,气哼哼地说,“看师姐的笑话开心吧?”

程若妍赶忙敛了笑意,用力地摇起了头。

清杉扶住了她的额角止住了她的动作,拉着她坐在了自己身边,说:“没事,小师妹你别怕她,在师门你亲师姐和你师父罩着你,出来了大师兄罩着你,反正我们都比涵芊官儿大。”

涵芊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长老亲传大弟子好厉害啊。”

清杉一板一眼地道:“我是掌门亲传大弟子。”

涵芊简直不想理他了,转而道:“清枫你看看你,同样是满嘴跑车马,你倒是只说我不说他!这是区别对待!”

清枫说:“你欺负小师妹在先。”

涵芊装模作样地捂住了脸说:“都欺负我!”

“谁欺负你了——面来了不给你吃才是欺负你。”清杉说。

程若妍伸出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写道:“不吃,早辟谷。”

余下三人都是一愣,涵芊伸手揉了一把她的头顶,气哼哼地道:“我还以为小师妹你是个老实人!居然也欺负我!”

“客官——面来啦!”小二应景地来上了菜,把面和小菜放在涵芊和清枫面前,又把一碟切了片的浅黄色水果放在程若妍面前,笑眯眯地道,“小仙长快尝尝,好吃不好吃?后厨还有呢。”

程若妍似乎受到了不大不小的惊吓,刚才看涵芊“表演”的时候露出来的一点欢喜都被她小心翼翼地掩藏了起来,只余下了一身的谨小慎微,眼巴巴地看着清杉。

清杉说:“你师姐给你要的,快尝尝。”

于是她就用食指和拇指的指尖捏起了最靠边的一块,送到鼻尖闻了一下,又伸出舌头试探着舔了舔,才张开嘴咬了一小口。

清枫眼观鼻鼻观心地低头吃面,涵芊比小二还急迫地问:“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

程若妍看了看小二,又看了看涵芊,幅度极微小地点了一下头。

小二和涵芊迷之同步地松了一口气,涵芊颐指气使地说:“再给我们切一盘来,包子也快些来。”

小二答应着,一溜烟地跑了。

清杉看程若妍吃得过于斯文,嘱咐她道:“喜欢就多吃点,你涵芊师姐家里是土豪,你那点胃口能吃几个果子?吃不垮她的。”

他老人家慷他人之慨做得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的样子,偏生被他借走了花的那尊佛还非常愉快地点头帮腔。

清枫默默吃了一口面,感觉大师兄带头带坏小师妹,涵芊智商欠费,他无计可施,只能保持沉默。

程若妍想解释不是怕把师姐吃穷,是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舍不得吃太快。可这会她手里捏着果子,没法写字,于是只好微微咬得更大了一点。

好在她平日里在门派就是这副拘谨的模样,同门们也就由着她去了,自己也吃起了饭。

涵芊看着跳脱,上山之前到底是大户人家,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自小就有,于是桌上就只剩下已经辟谷了的清杉给小师妹科普的声音了:“你师父喊你跟我们下山来,只想叫你多见见世面,没和你讲明白我们做什么去了,我现在给你说——你吃,没事,听着就行,记不住也没关系,反正也不用你出面。”清杉把刚端上来的包子王程若妍面前放了放,接着说,“咱们这趟主要是奔着茅山去的,茅山宗以医道术法立派,外门弟子仅授医道,内门弟子才能学术法。他们挑徒弟的规矩严苛得很,谁也说不清他们是靠什么决定收不收一个人进内门的,但凡是内门弟子无一例外都能修成当世强者。上一次妖王现世就是茅山宗第五代掌门收拾的,这次又有妖界的消息,当今掌门自觉没有先辈本事大,所以传讯昆仑。事情不急于一时,所以师尊喊咱们几个小辈先去看看情况。”他顿了顿,补充道,“说是小辈,其实我是掌门亲传、清枫是执法长老亲传,涵芊也是入室弟子,你更是执爻一脉,分量也不轻了。”

程若妍浑身僵了一下,指了指自己,歪了歪头,做出了疑惑的样子。

清杉笑道:“你不用会什么,站在那儿就是‘宁连长老关切此事’的意思了。”

程若妍这才微微放松了肩膀,看了看手指,见它还算干净,便用指尖在桌上写了一个“妖”字。

清杉给她解释说:“凡是人以外的生灵开了灵智,便都是妖族。”

涵芊吃了小半碗面就放了筷子,闻言插言道:“你入门时间也不短了,宁连长老没给你讲过吗?”

程若妍默默地摇了摇头,在桌上写“术法、两仪剑、清静经”。

“……”涵芊转头对清杉道,“我觉得宁连长老还没你会养孩子。”

清杉说:“我家四个弟妹都是我拉扯大的,宁连长老门下除了小师妹就一个涵莎,都是省心的,她根本就不算带过孩子。”

清枫瞧着涵芊面前剩下的半碗面说:“师姐,你不吃了吗?浪费不好。”

“那你吃。”涵芊皱了皱眉,“我吃不下了——小师妹,分我一个包子可好?”

程若妍立刻把整个碟子推了过去,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示意吃饱了。

“怎么吃这么少?”清杉说着又把盛水果的碟子给她推到了眼前,“那就多吃点果子。”

清枫摇了摇头,把涵芊的碗端了过来,一点都不嫌弃地吃了起来。

几人说着话,一只纸鹤忽然从窗外直直地飞了进来,清杉一伸手,它就落进了他掌心里,变成了一张纸。他扫了一眼,微微皱眉道:“涵芊,叫你说着了,咱们得赶路了。”

程若妍默默地咬住了自己的唇,她的师兄师姐们都在瞧那封信,谁都没怎么在意她。涵芊莫名其妙道:“怎么还有我的事儿了?掌门师伯的信吗?”

清杉把信纸折好揣进了袖子里的乾坤囊,说:“旬阳的衙门来的信,师父让咱们顺路过去帮个忙。”

“旬阳……那不是就在终南门口吗?犯得着来找咱们?”涵芊不可置信地说,“衙门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就想看咱们和终南掐起来吗?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清枫吃完了最后一口面,放下筷子道:“终南派靠谱的人多,不靠谱的人更多,怕是官府赶上不靠谱的了。”

清杉看了他一眼,说:“吃好了就走吧。——小师妹,你年纪尚小,灵力不足是正常的,御剑没力了记得告诉我们。”

程若妍点了点头,四人便一齐起身出了客栈,长剑出鞘,化作流光消失在了天边。

——TBC

TAG是压倒性优势,子博不能被蓝又是晴天霹雳……那我就不开子博啦!

猜谁是主角,猜对有奖!(一朵小红花?)

评论(18)
热度(39)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