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生个孩子真难啊

1、

我最近住在我姥姥姥爷家,昨天我哥我嫂子回来吃饭。

嫂子一进门就把我堵在了过道里,我心惊胆战地看着她的大肚子说姐你慢点。

她笑嘻嘻地说,我和你哥商量了一下,感觉咱家就你比较有文化。

我说,嗯?!不是等会咱家这么多大学生——

嫂子接着说,所以交给你一个任务,给我们娃起个名字吧!

2、

孩子他奶奶很不乐意:都是老爷子给起名字,哪有姑姑给起的!

我哥说:怎么也得像个上过大学的人起的吧!

我舅妈比比划划:我就说叫墨潆,多好——

我哥:太难写了!

我舅妈:那干脆叫“一”,好写。

我:不是,这谐音,这孩子是这辈子别想赢了光输了是吗……

我舅妈:hmmmm……

3、

我接下了这个任务,听着他们家人唠嗑。

我嫂子预产期是九月,哭丧着脸说不想要处女座。

我刚想安慰她说处女座也有处女座的好,比如我发小。

就听我哥说:处女座不是洁癖吗,正好从小培养他做家务。

我:……这是亲爹吗?

4、

说到亲爹的问题,我哥和我嫂子在纠结要不要买一个盆。

主要是这盆有点贵,六百块钱。

我震惊了:这什么盆?!

我哥:就里头有个坡儿,能把孩子放上去,不用抱着了,而且能折叠。

我:听起来还——

我舅妈:那不行!!!那必须得用手托着!!!你不管他他掉下去呛水了!!!

我哥振振有词:那不行,养孩子就不能这么细,这么点挫折都扛不住还要什么!

我嫂子:你得了吧,我都能想象你看见孩子的样子。

我:嗯??

我嫂子:凑过来,戳一下,说,诶软的!诶真好玩!诶他怎么哭了——就走了。

我:……

我嫂子:他带我们家猫去打针都非常癫狂,“啊啊啊它好小我给它捏死了怎么办我昨天才在实验室不小心弄死了一只兔子——”

我:………………

5、

我舅妈:我就跟你说吧,男人有孩子之前都是男孩。

我哥:太对了,我就想起我小时候干的事情,就不知道我怎么能那么傻B。

我和我嫂子对视了一眼笑喷。

我舅妈:啊,就他,都四年级了,去打篮球,还非得我跟着!四年级了啊!大小伙子啊!

我:……好像那会我都不用我妈了。

我舅妈:还有,一电梯的人,抬头看我,“妈妈唱歌!”我说回家唱,那不行,就得在电梯里唱,所有人都听着。

我:……

我哥:所以我想要女孩,男孩太傻B了。

我嫂子:对,我也想要女孩。

我:……

6、

我建议评选我家为女权先锋家庭。

7、

所以今天我就琢磨了一上午名字。

然后感慨世界上没有起名废,就是不上心。

8、

但取出来的这些名字,写文我就抬手用了,给我大侄子老觉得差点意思。

对,只是男名,要么太俗要么有点太武侠。

女名倒是起了俩比较满意的。

我陷入了沉思。

发现我也偏心女孩。

这要真是个大侄子,怕是成长历程要充满了荆棘。

未来知乎上“爹不疼娘不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回答者生力军预定。

9、

不过也没事,二十多岁的爹娘有几个靠谱的,大家还不都长了这么大。

祝福那个尚未诞生的小生命。

评论(19)
热度(106)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