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随笔] 于细处无声温柔——记杭州

写得形散神也散,反正不能算游记哈哈哈


————

 

一座城市总得有点什么执念才能把自己和别人区分开来,就好像崇文宣武之于老北京,或者煎饼果子之于天津人。

但我在杭州待了五天,好像没找到她有这样一个执念。

古文化街清河坊不像苏州的山塘街或是无锡的清名桥那样依着一条河做出个水乡模样来;堂堂阿里巴巴的厂房还没北京随便一座居民楼高,遑论比肩国贸的摩天大厦;就连吃食,也没找到那么一口特别的惊艳,总之是决比不过隔壁苏州的。

有人说,可是杭州有西湖呀。

那可是无数文人骚客咏着的西湖,是那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子湖啊。

我确实绕着西湖逛了一整圈,冷风细雨中苏堤与白堤上的柏油路托着寥寥几个匆匆而过的撑伞游人,杨公堤上则一辆接着一辆跑着汽车。

“这儿和颐和园挺像的。”我妈妈端详了一番苏堤两岸的景色说,被我反驳“这里景更大”之后又补充道,“大也大不到哪去,都给分成一块一块的了。”

我初时不以为然,总感觉烟胧雨的模样与北京城外的园子是不同的,但转念想想那园子就是照着这景色建的,又觉得好像也是这么回事。

西湖大约是比其他的大湖更风雅一些的。初春时节嫩绿的柳芽被雨水洗涮得鲜亮极了,这绿和着尚未凋谢的梅花与已经盛开的玉兰在远黛的背景下充盈眼帘绝对是一种享受。但这也许是风雅得过了头,谁都与她有几分相似,于是她就与谁都一般模样了。

“杭州没什么玩的。”有的杭州本地人这样对朋友们说。

我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西湖玩一两天,再抽一天去趟西溪湿地或是宋城,三四天也就到头了,确实算是“没什么玩的”——像我这种连逛三天博物馆,最后倒四趟车去龙门古镇的到底是少数。

但这样一座“没什么玩的”也“没什么吃的”的“模板似的”的城市,我倒十分喜欢的。

初到杭州,我骑摩拜往宾馆去,惊讶地发现这里自行车道还分转弯直行道,左转还有单独的红绿灯。我在第一个路口照着在北京时的习惯先直着过了一次马路再等第二个灯,倒没人笑我,只是我自己把自己尴尬得够呛。

这座城市的过街天桥也有点新奇:它会跨过立交桥的。我订的宾馆在御街街口的对面,正隔着高架桥的尾巴。我还琢磨着绕路口不知道远不远,却发现我原以为是什么墙或廊之类的“东西”是座过街天桥。它建得极高,以至于电梯都要分两节做,站在桥上也能向四面八方俯瞰,又方便了过街的人,又歪打正着地给了我这种游客一个俯瞰街景的机会。

我这趟来杭州主要是为了逛博物馆的,只是现在是旅游淡季,我又是工作日去,常常整个展厅只有我一个人,只有一盏灯照亮写着“前言”的门口。我在展厅门口张望,坐在一旁的保安大叔给我说:“进,开着呢。”我才敢迈开步子。我一个一个展柜往前踱步,灯就随着我的步子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我颇想大喝一声“要有光”,想了想这未免有点太傻,便笑话着自己算了。

这种种设计绝对是最重视“人”的需求的城市才会做的。

除此之外,在各处景点标着的“第二课堂”、主动凑过来讲解带路的大爷、随时一脚刹车跺在人行横道前的司机……

每一个细节都透着这座城市的温柔。

这样温柔的城市,我怎么能不喜欢她呢?

何况,这里还有西湖呀。


PS. 我就想知道我到底长了个什么脸,在潮州外卖小哥张口给我讲闽语,在杭州待了短短五天被问路八次,还有“附近有没有卖衣服的”这么清奇的问题_(:з」∠)_ 随时随地入乡随俗吗哈哈哈哈(。)

评论(25)
热度(40)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