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见闻皆戏,所触全真——沉浸式话剧《无人入眠》观后感

(没有剧透,放心阅读)

 

往常我们说起任何表演,哪怕是傍晚公园的广场舞,也都有“舞台”和“观众区”的分别。而沉浸式(浸没式)话剧打破了这个限制,它让观众可以自由选择跟随任何一条支线了解这个故事,它没有一个中央舞台,也没有固定的观众区。甚至在演员的邀请下,你也可以成为这部大戏的一部分。

陈佩斯的《老宅》做到了让观众参与、改变剧情走向,但它仍然在传统的剧院上演,在舞台与观众席的划分之下,大批的观众仍然离演员十万八千里,能够参与发言的观众也只有寥寥数个,比例极小。而起源西方的沉浸式话剧如今早已做到了让每一名观众都真正意义上地走进居中的世界。

但沉浸式话剧因为其演绎方式,国产剧目并不多:因为观众可以自由活动,所以布景的工作量很大、对精细度要求也很高;演员也需要更好地理解自己的人物,以便在观众半米外表演都毫无破绽,更要有能力随机应变,应付各种“不按套路出牌”的观众互动。同时,每场极少的观众人数不仅让排演成本显得更加高昂,也让票价不那么亲民。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值得花钱体会一把这种新奇的艺术形式,尤其是《无人入眠》这部剧口碑还算不错。于是我就买了一张票——甚至不惜为了赶这部戏的时间调整了我的出游计划。

《无人入眠》在杭州吴山体验馆持续上演,是根据阿加莎同名小说改编的。我没看过这部小说,为了观剧体验,我也没有去查剧情,准备直接去。但是当我在高德地图上搜“吴山体验馆”的时候,它给我显示的地名是“吴山惊悚体验馆”。我对比了一下门牌号,发现它们确实是一个地方之后,陷入了沉思。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对朋友说。

“等你repo。”没良心的小伙伴说。

我只好独自去“银号”换了票,走进了开设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夜鹰公馆”。

观众戴白面具,工作人员戴黑面具,我们都是故事里可有可无的“幽灵”——只有演员是“真实存在”的。

歌女在台上唱起了《夜来香》,红衣舞娘在台前挑逗每一个观众,探长、将军、医生、记者……来给“居士张”祝寿的各色人士在张的秘书的介绍下纷纷登场,或在酒吧小酌,或在舞池起舞,各自闲谈,一派悠闲景象。

直到广播里神秘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宣判每一个人死罪。

一场步骤清晰的谋杀就此展开,而身处局中的人却不知真相——甚至连看见了杀人者的观众们也无法知道全部事实,因为故事只有两轮循环,我们每个人都只能跟两条线。

观剧前,我看到官方建议大家“先跟随男女主角了解主线,再在第二轮选择感兴趣的支线”,于是在酒会上,我火眼金睛地发现了JQ,“宣判”结束酒会的参与者们四处逃散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跟着“男主角”跑了。

然后他就第一个死了。

于是我又去跟了“女主角”,然后她第二个死了。

我终于崩溃地意识到,他们绝壁不是男女主角,于是破罐破摔地逮谁跟谁,被演员把道具娃娃塞了个满怀后破破烂烂地拼出了三个人背后的故事。

大厅里,有四个人喝得烂醉。

第二轮开始,舞女重新登场,苏秘书叫醒醉酒的人。

我对医生小姐姐很感兴趣,她也是最后喝酒的四个人之一,于是这次的舞会一开始,我就跟着她跑了。

等我穿过昏暗的走廊,我发现这条线只有我一个人跟。

我和替赵医生的观众引路的工作人员对视了一眼,她对我摊开了手,示意我可以去赵医生身边。

然后喝得半晕不晕的医生小姐姐关上了储存着尸体的“冰柜”,踉踉跄跄地迎上了我:“你……你来啦!”

我一脸懵逼地看向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冲我嘿嘿地乐。

“你……你是来看病的吗……”医生小姐姐问我,“哪……哪不舒服?”

完全不知道其实演员来找我的时候我可以碰演员的我递出了水瓶:“您……您喝水?”

工作人员大概已经笑死了。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还算好的,因为当苏秘书拉了一个男观众说“让我们一起为他们祈祷吧”的时候,这个神奇的观众义正言辞地说“可是我是唯物主义者”。

所以说沉浸式话剧的演员不好当。

沉浸式话剧的观众也不好当。

一场话剧跟下来,我的步数至少涨了一万步,却还对真相有点懵逼。我第一次那么感谢官方拉了观众群,让我有机会询问其他线路到底发生了什么。

公馆里每一个场景、演员的每一个动作,都在暗示着什么,连血迹斑斑的墙壁也一样。

这样的公馆虽然有点阴森,但符合剧情逻辑的布置和演员精湛的表演让它并不像场地名称那么恐怖——还不如我旁边两个胆小过头的女观众更恐怖。

剧本里,有忠贞不渝求而不得、有背信弃义兔死狗烹,有同性之爱、三角之情、不伦之恋,明明是一部悬疑剧,糅合的元素却多得可怕且自然而然。

哪怕它是一部传统的话剧,也堪称优秀了,而可以自由选择线路的新奇体验和超值的三次一对一互动让我觉得物超所值,甚至回宾馆的路上还在和几个同路的观众不停地聊着这场戏。

如果有机会,我是很愿意二刷的,这次我要跟一趟真正的男主角。

(来自第一轮跟谁谁死的怨念)


评论(9)
热度(36)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