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三十晚上拉着闺女练车的是亲爹吗

1、

早上起来,我爹说,今天三十儿,街上人少,宜练车。

我想了想,是这么个理儿,遂欣然答应。

我娘把烙饼甩我们俩碗里说,把福字儿贴好了再去。

我们爷儿俩乖巧地低头吃饼说好好好。

2、

今年的福字儿和对联儿都是我舅妈给我们家的。

我看了看,怎么看怎么俗气,很不开心。

我爹穿着羽绒服站楼道里说,十洲你看咱们是不是贴反了上下联儿?别回头让人笑话。

穿着单衣的我蹦跶着说没有没有,我办事儿你放心。再说现在有几个看得出来对联贴得对不对的人啊。

我爹说,我还是觉得反了,“景”字是平声。

我说,您高兴就好,能开个门让您亲闺女进去喝口热水吗。

3、

我吸溜着热茶听我爹挥斥方遒。

“今天二环开一圈儿,明天三环开一圈儿,以此类推,正好七天。”

我说:“不是您等会儿,北京拢共到六环,还是打二环开始数的,没法比五环多三环。”

4、

于是我爹更改了计划,让我先在院子里练掉头。

我两把轮一揉,摊手看着他。

他叼着烟,眼神萧索,说,那走吧,去转二环。

5、

“这一圈你开得很好,我们去加个油,然后逆时针再转一圈。”

“还转二环啊?”

“辩证法说了,要同时认识事情的两个方面。”

“没听说过。”

6、

我生无可恋地在二环上以八十迈的速度狂奔。

我爹接了一个电话,我都能听见我娘在电话那边吼:“你们练车练哪去啦?!说好的中午来姥姥家吃团圆饭呢?!”

我爹伏低做小:“是是是,好好好,我们马上过去,马上马上。”

我问:“咱用出去走辅路吗?”

“还远着呢。”我爹说着看了一眼路牌,“卧槽前边出口出去!!!”

7、

一点钟,我踏入了我姥姥家的门,迎接我的是一桌子残羹冷炙。

“我们都吃完了,你们爷儿俩吃吧!”舅舅说,“正好,吃完饭十洲你送我去趟我诊所吧!”

我说:“亲舅舅???”

他儿子说:“就是,你自己坐地铁去。”

我爹说:“没事儿,下午没安排,让十洲送你。”

我舅舅得到了支持,指着他儿子说:“就你讨厌!”

他儿媳妇捧着大肚子说:“您还是吃胡桃仁儿吧。”

嫂子!!!你是我亲姐!!!

8、

一点半,我拎着车钥匙下了楼。

舅舅说:“你还真行嘿,这两把轮真有点老司机风范。”

我说:“我也觉得,大概没有新手敢在最困的时候开车上路了。”

我爹说:“那是我教的好。”

我说:“您高兴就好。”

9、

把我舅舅送到了地方,我爹开始琢磨接下来去四环还是三环。

我说,您是打算年儿初六的时候比五环多几环啊?

我爹说,干嘛非得几环,没听你哥说吗,他练车的时候带你嫂子去了趟密云。

我说,你没听我嫂子说吗,她要被我哥忽悠死了,孕吐加晕车还不能打击我哥积极性她心也很累的!

我爹一脸震惊地问我从哪听来的,他怎么不知道。

我说,因为我嫂子中午刚说的,我哥也刚知道。

10、

半个小时还能聊出八卦来,我觉得我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能力很强,开个车应该不在话下。

如果我不那么困的话。

11、

“不行不行,我开不动了,你开你开。”下午四点多,我把车停在方庄环岛外边,扶着车门抱着保温杯,俨然一个老干部。

我爹说:“说好的开到天黑呢???”

我说:“没人跟你说好!!!”

我爹说:“晚上看灯去啊?”

我说:“哪有灯啊!!!而且我疲劳驾驶了好吗!!!”

12、

“那咱们就回家吃顿饺子,晚上再出来吧。”我爹一边开车一边对坐在副驾驶的我说。

我冷漠地拒绝:“开不动了。除夕出来练车已经很凶残了,除夕夜还出来练车就有点不能接受了——而且我真开不动了好吗不要在这种事情上填鸭啊!”

13、

我爹现在正在外面对我娘说我身体太差,我这个年纪应该开一整天车都不累的。

而我正坐在自己的屋里吸溜着保温杯里的热茶思考他到底是不是我亲爹。

14、

虽然春晚没啥好看的,但是比起练车,我宁愿看春晚。

15、

春节快乐。

评论(37)
热度(60)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