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十洲

杂食上天,什么都吃

太专业不会写又考证不出来怎么办

写东西嘛,难免会碰到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正常情况下当然是去考据啦,但是毕竟不是这个圈子的,真的有时候百度都不知道关键词查什么,更别提专著了。

如果是很重要的一大段情节啊或者是大背景啊,那还是选择多想想办法或者放弃重新构思吧;但是如果只是一个细节,这么折腾又觉得懒。

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些技巧啦。

首先是模糊处理大法好,就是回避细节,用集合名词代替具体名词来完成这个过程。

比如你看见一只羊,你不知道它是山羊还是绵羊,就说是羊就好了。

比如,你想写一个人做一道特定的菜,但是这菜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做的,甚至可能你都没吃过。

那就写“他在切菜”,不要写切丝还是切块;写“他加入调料翻炒”,不要写他加的是胡椒还是花椒。

其次是换角度描写大法好,找到为什么想写这处描写,从别的角度来达到这个目的。

比如我连羊都不认识,光知道它是个活物。那么我就开始想,我写这活物是为了表现这里风景很好,我不知道它是啥我可以不写它,写蓝天白云绿草地来表现风景很好。

比如,写这个人正在做菜,是为了突出他厨艺好,那么我们可以完全不写他切的是胡萝卜还是白萝卜,我们可以写他切菜切得又快又好;甚至我们可以完全不写他做菜的具体动作,写一个被香味勾出来的人的反应就可以。

最后是意识流,把一切客观变成主观,然后抛弃客观事物把叙述重心落在主观情感上去。当你用主观感受带动描写的时候,没人会在乎那玩意本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比如羊,“我看见它悠闲自在地走在草地上,而我却困在着情感的囚笼里,挣脱不出去。我绝望得想要呐喊,想要撕扯,可我的嗓音已经喑哑,我的泪已经干涸,所以我只能在这风里大笑了起来。”

你看谁还记得你那羊是绵羊还是山羊。

比如做菜,“香气从锅盖的缝隙里飘出来,晃晃荡荡地塞满了房间,像是外婆做的。那时我还小,够不着灶台,就远远地坐在小板凳上,托着下巴看着外婆踩着窗棂的影子忙里忙外,厨房里就是这样的香气。这是家的味道,让我分外安心。”

看到最后谁还关心那菜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

PS.羊的例句是我聊天的时候毒出来的,我也不知道我脑子里为啥那么多毒(你TM)

评论(12)
热度(164)
  1. 初冬北风一条咸鱼十洲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条咸鱼十洲 | Powered by LOFTER